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只是戀人不是亂倫
只是戀人不是亂倫
周日下午,家里沒人,我打開抽屜,拿出了j張盤。這是hse光盤,而且是沒有劇情的做愛錄象,我偷著買的。可今天我發現不對勁,因為我的盤明顯有人動過了,和我放的順序不一樣。

我想:「是誰呢?」

肯定不會是父母,因為要是他們知道了,肯定會打死我的。那就只有姐姐了。

姐姐今年18歲。外表呢,雖然不如在公車上看見的美眉漂亮,但也可以算中等偏上的那種了。說實話,我平時就對姐姐有非分之想,因為有一次我看見她只穿著內衣k的樣子被我看見了,可姐姐當時她并不是很介意,因為我們是親姐弟,她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于是,我決定逗一下姐姐。我把抽屜下面貼上膠帶,這樣只要打開這個抽屜膠帶就會脫落,而不打開下面的抽屜根本就不知道。然后我又拿了一張紙條,上面寫上:「姐姐你好。」

第二天,星期日,我又出去等那個nv生,還想和她一起坐車,可等了半天,也沒見著。我回到家,我回我的房間,打開下面的抽屜,膠帶脫落了。可今天父母比我出去的還早呢,那就是姐姐動的了。

于是,我到了姐姐的房間,看見她在學習,我故意問:「一直在學習嗎,高三真辛苦呀。」

姐姐沒說話,但顯得很不自然。

我又問:「姐姐你知道結婚當夜要做什么嗎?」

姐姐微笑了一下,沒說話,但也顯得很不自然。

這時,我看她上鉤了,就直接對她說:「我承認,我那樣做不對,可你也不對。我不知道你看沒看,但你至少不應該撬開我的抽屜。」

姐姐聽到這話,臉有點紅,對我說:「盤我看了,鑰匙是我偷著去配的。」

我說:「既然是這樣,那我不介意,你要看的時候自己拿,但是咱們要互相保密。」

姐姐同意了。

此后幾天,我們都在看盤。但姐姐從不和我一起看。她可能怕沒人在家,我們控制不住自己,作出那種事。可我卻每次都想和她做愛,而且這種yu望越來越深。

終于,那次姐姐看的時候我在寫作業,我當時再也控制不住了,走進客廳看著姐姐,姐姐也發現了我,她說:「你先看吧,我出去了。」

可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我說:「你應該知道我喜歡你的。」

姐姐說:「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但我們是姐弟,能怎么樣呢。」

我說:「沒關系,只要我們不說,沒人知道。」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抱住了她狂吻,她強烈的反抗著,我看她這樣,就停下來,扶助她的肩膀大聲說:「姐,我愛你。」

她聽到這話,不反抗了,雙手垂了下來,可能因為剛看完盤的原因吧。我平著抱起她平放到了床上,脫光了她的衣服,剎時,一個完美的乳房呈現在我面前,我也脫光了衣服,扒到她身上吻她,從頭到腳,不落下沒一寸皮膚,可她一動也不動,只是看著我。我給她口角,她留了很多水,我下面也受不了了,早已挺的快要爆了,于是我雙手支撐著床,雞巴插ha了進去,她有點出血,我隨著她輕微的呻吟聲一抽一插,一會兒我射精了。

我扒在她身上,看著她,我說:「這是我的第一次,我給了我愛的人。」

她說:「我也是。」

我問她:「那我們今后怎么辦?」

她說:「你后悔嗎?」

我回答:「不,這是我做過的最堅決的決定。」

「你愛我嗎?」她問。

「當然。」

「我想,這可能只是你的一時沖動,但事實已經這樣了。」

「不,我發誓,不管我們今后會怎樣,但你永遠是我最愛的人。」

姐姐笑了一下,抱住了我。

「我要你永遠和我在一起。」她說。

我看著她,同樣也微笑著答她:「好,讓我們別分開。」

我們又抱在一起了。一會兒,我恢復了,她看見了,說:「再來一次好嗎?」

我說:「求之不得。」

她捏了我鼻子一下,對我說:「你真壞。」

我又開始吻她了此后,我們象戀人一樣,因為我們是同所學校的,所以我們每天一起上學,一起吃飯、晨練、逛公園。

家里只有我們兩人時,我們偶爾也會做愛,但次數不是很多。我們只是戀人,不是淫亂的亂倫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