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被計程車司機強暴
被計程車司機強暴
早上起來又是一個大晴天,柔和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在我的身上,回味著昨夜的激情余味,我懶在床上不想起來,長期的主婦生活讓我養成了一個習慣,那就是每天早上5點鐘起床,為丈夫準備早飯,7點鐘伺候丈夫上班后還要爬進殘留著丈夫體味的被窩里懶上個把鐘頭。

  昨夜的激情讓我覺得全身發軟,昨晚做過后,我換上了一條白色純棉三角褲,可沒想到老公插得那么深,本來以為已經清理干凈的小穴在我睡著時又流出了好多乳白色的愛液,早晨起來內褲一塌胡都,小屁屁涼颼颼的,我拿給老公看,可他卻要我將粘在內褲上的愛液舔干凈,說是算昨天吸我奶的補償,我不舔干凈他就不起床上班,無奈我只好當著老公的面將內褲上的每一滴愛液都吃進了肚里,老公這才滿意的上班了。

  看看時間已經是上午9:30了,想起要去上形體課,我從被窩里鉆了出來,沖了個溫水澡才徹底清醒過來,小穴處還有些酸痛,我對著鏡子照了照,穴壁口處的嫩肉有些紅腫,形成了一個小小的環形凸起。

  來到梳妝臺前,先是將下身的小可愛處理好,緊緊地夾在胯下,然后從抽屜里找出一條白色蕾絲高腰T褲套上,我買內褲一般都是買小一號的,因為我覺得這樣能更好的將我的臀部曲線勾勒出來,豐滿的臀部塞進小一號的T褲中,小屁屁顯得更翹了,平坦的小腹絲毫看不出歲月的痕跡,T褲后面的帶子深深地勒進了臀溝,整個肥嫩的大屁屁完全暴露在外面,隨后又是一番輕車熟路的打扮。

  半小時后,當我站在門口的穿衣鏡前作最后的審視時,鏡中出現的是一個看上去最多二十四、五歲的少婦,面色紅潤,長發披肩,上身穿一件天藍色的開領羊絨衫,外套一件天藍色翻毛半大衣,下身是一件剛剛及膝的棕色格子窄裙,兩條大腿被黑色褲襪緊緊地包裹著,腳上是一雙粉色的高跟半靴,我對著鏡子試了試自己的招牌式微笑,對于一個剛過完35歲的中年主婦來說還算完美,我推開房門向車站走去。

  在去車站的路上碰到了李太太,她也是去上形體訓練課的,從她已見臃腫的身形上就能看出她對保持體型的迫切要求,其實她比我還小上兩歲,可身材、皮膚卻過早的出現了老態。

  一路上李太太追問著我滋補湯的效果,被她追的躲不過去,我只好紅著臉點了點頭,沒想到她竟然說:「看起來是有效了,我今天也要試著做一次。」「什么,你竟然拿我老公做實驗品?」

  我半真半假的叫了起來,「看姐姐怎么收拾你。」說著就把兩只手伸到她的腋下咯吱她,平常在一起打鬧慣了,李太太一邊閃躲這我的魔爪,一邊不忘反擊,也咯吱起我來,兩個女人在馬路上打鬧成了一團。

  …………上午的形體課結束了,我和李太太洗過澡在健身房的茶座里休息,在這寒冷的冬季里出了一身的透汗,又洗過了熱水澡,現在淺酌著杯中的冰咖啡,真是舒服極了。

  「看」

  李太太用目光示意我向左邊看。

  順著李太太的目光看去,一個二十出頭的大男孩正在偷偷的向我們這一桌張望,他的目光與我一對,馬上游離開去,生硬的做出東張西望的樣子。

  「誰呀,看著挺眼熟。」

  我問李太太。

  「就是這里的健身教練呀,聽別人都叫他曉剛,你看他長得多有型,那一身肌肉多結識。」

  李太太目不轉睛的盯著男孩看,就差流口水了。

  「你發花癡呀?盯著男人看,怪不得你要給你老公煲滋補湯呢。」我拍了一下李太太的肩頭。

  李太太不看他了,盯著我看了起來,看得我心里直發毛,審視了一下自己,沒有什么反常的情況呀,「你發神經呀,不看男人了又盯著我看,我可不是什么俊男。」

  「你覺不覺得他對你有意思?」

  李太太問。

  「誰?」

  我沒有反應過來。

  「曉剛呀,咱們每次上完課來喝咖啡都會看到他,他還總是有意無意的向你瞄。」

  「說什么瘋話,他在這里上班,咱們來上課當然有可能見面了,就算他是故意盯著咱們,可你和我總在一起,你就知道他不是在看你。」我說。

  「切,我現在這副模樣,他是在看我才怪,還是不要孩子的好,女人那生了孩子老的就快,真是羨慕你呀。」

  李太太嘆息著。

  我苦笑了一下,我又何嘗不想給老公生一個聰明可愛的寶寶,可我的外形雖然已經非常女人(名詞作形容詞用),甚至比女人還女人(同上)了,但是從生理構造上來說還是一個男人,對于生孩子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每次看到小區里的太太們牽著孩子的小手在路上走過,我的心里就會泛起一陣酸楚。

  「對了,我婆婆今天要來,我差點忘了,我得去車站接她了。」李太太夸張的叫了起來,說完也不管我,拎起手包就沖了出去。

  我望著她的背影笑了笑,三十好幾的女人,還是這么脫線,真不知道李先生怎么受得了她。

  「小姐,我是這里的健身教練曉剛,可以和你認識一下嗎。」聲音顯得很約束。

  我回過頭一看,那個大男孩站在我的對面,正盡力做出一副鎮定自若的神態,臉卻漲得通紅。

  仔細看一下還真是個不錯的男人,1米8的個頭,留著輕爽的短發,兩只眼睛炯炯有神,寬闊的臂膀、健壯的胸肌,處處都顯示出他已經不再是男孩,而是男人了。

  不知怎么回事,看到他的身體我竟然聯想起了老公的身體,也是這樣的健壯有型,給人以安全感,還多了一份成熟男人特有的味道,而曉剛身上的味道則是青澀的,還未成型的。

  「可以嗎?」

  見我沒有反應,只是盯著他看,曉剛又問了一句。

  我這才回過神來,心里暗罵自己沒用,怎么會產生這么多的聯想,難道真是看到好男人就走不動了嗎?我心里責備著自己,慌亂的站起身來說:「對不起,我要回家了。」

  就逃命似的跑出了健身中心,聽到他在后面喊著什么,我連頭也不敢回,跑得更快了。

  從健身中心里一路小跑出來,我不禁又有些恨自己沒用,人家又沒要怎么樣,只是想認識一下,有什么好怕的,即使不愿意,老實的拒絕他不就好了,干嘛逃出來,沒來由的被人看扁了,虧得我還比他大好多。

  攔下一輛出租車坐進去,告訴了司機家里的地址,我將身體*在座墊上,心還是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想起老公剛剛開始追求我的時候,也是曉剛這個年紀,而我那時還是一個16歲的少年,雖然早就開始吃藥了,但我一直控制著劑量,穿上寬松的衣服看上去還只是一個有些女孩氣的男生,可老公卻從未把我當成過男人,完全是把我當做女孩子來追求的,我閉上眼睛,往事一幕幕出現在面前,開始時我也有過猶豫,不敢接受老公的愛,但是他的執著打動了我,我這輩子最聰明的決定就是確定了老公是能夠給我一輩子幸福的人,答應嫁給他,為了他我和家人攤牌,直至鬧翻、脫離關系,和老公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過起了二人世界的生活。

  因為服藥的關系我無法通過陰莖勃起射精獲得性高潮,只得轉而追求被男人陰莖插入產生的肛門快感,這也許就是我的性欲特別強烈的原因吧。

  「太太,下車吧。」

  司機的聲音把我從回憶中拉到現實。

  「哦,到了,怎么回事,我要到XX小區,你把我拉到哪里來了?」剛要下車,我突然發現這是一個我從未到過的地方,看起來像是一個廢棄的工廠。

  「沒錯,我們到了。」

  司機回過頭來,不知什么時候臉上帶了一個兔子面具,「這是能讓我們好好爽一爽的地方哦。」

  「你說什么?」

  我意識到情況不妙,打開車門想跑,可穿著高跟鞋怎么也跑不快,沒跑出幾步就被司機從后面趕上來一把抱住。

  「乖乖的聽話,不會把你怎么樣的,爽過了就放你走。」司機淫笑著說。

  「救命啊!」

  我一邊奮力掙扎一邊大聲呼救。

  「別白費力氣了,這里1公里內沒有任何人,你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計程車司機用一雙有力的大手很快制服了我,把我的雙手反剪綁在一起。

  我意識到逃不掉了,只好對司機說:「大哥,你放了我吧,我給你錢,另外,我是個男人。」

  「什么?」

  司機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隨后將我拖到一件廠房中,開始剝我的衣服,上衣被扯掉了,兩只渾圓的乳房從胸罩中跳了出來。

  「這是什么?還說不是女人,今天操定你了,別再玩什么花招。」司機說著開始吮吸起我的乳頭來,還是早春的天氣,氣溫只有零上4、5度,我的上身赤裸,被寒氣包裹著,很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身體變得更敏感了,被他一吸就難過的不行。

  我現在倒希望他快些脫我的下身,給他看一下我是男人的證據,可又怕他看到后惱羞成怒傷害我,加上面臨強暴的害怕,心里亂極了。

  沒想到他倒不急,而是摁著我的頭將我摁得跪倒在地上,一手解開自己的褲子拉鏈,一根黑乎乎的早已勃起的陰莖彈了出來,直伸到我的嘴邊。

  「舔我的雞巴!」他命令著。

  他的雞巴又硬又黑,**處沾著一些透明的分泌物,散發出一股濃烈的腥臭味,我本能的將頭扭開。

  一個耳光響亮地抽在我的臉上,將我打得摔倒在地上,昏頭脹腦的從地上爬起來,大雞巴又伸到面前了。

  「舔!」

  仍舊是不容違背的命令口氣。

  我被那個耳光打懵了,下意識的張開了嘴,粗壯的陰莖馬上深深地插了進來,一直捅到我的喉嚨里,從未被開發過的喉嚨突然被放入異物,讓我很不舒服,干嘔了兩下強忍著才沒有吐出來,他開始抽插了,一邊弄還一邊彎下腰撫弄我的乳房,開始的時候由于害怕和不適應,我覺得很難受,可在來自乳房和嘴巴的雙重刺激下,我的淫蕩本性漸漸顯露出來了,覺得異常的舒服,想要發出呻吟,卻因為嘴巴被陰莖塞滿而只能發出「嗯,嗯,嗯…」的聲音。

  我的呻吟更加激發了他的性欲,抽插的頻率明顯加快了,他用一只手抓住我的長發,我只能夠保持著固定的姿勢承受著他的大力抽插,大約過了20分鐘,他猛地向前一個沖刺,將一股腥熱的精液噴射到我的喉嚨深處,我想要吐出來,他用手將我的嘴和緊說:「太太,第一次給男人口交如果不吃下去的話可使很失禮的呦。」

  我遲疑了一下,沒有辦法只好勉強咽了下去,同時屈辱的淚水流出了眼眶。

  這時我上身赤裸的跪坐在地上,眼中滿是淚水,嘴角還殘留著他拔出時的拉絲。

  看著我的樣子,他很快又硬了,將我拉起來扒我的裙子,我已經認命了,不在有任何的反抗。

  很快,裙子、絲襪被拔掉了,隨著他用力的一扯,T褲也被撕爛了,我肥美的屁股和修長的雙腿完全裸露在寒冷的空氣中了。

  他將我推到墻邊,讓我面對墻站立,一只手在我的身上揉搓,另一只手伸向我的胯下,尋找著意料中的蜜穴,一種奇怪的感覺涌上了心頭,我竟然希望他用粗大的陽具操我的屁眼兒,天哪,我真的是這么淫*嗎?「咦?」他的手觸到了我的小雞雞,不由得驚叫了一聲,隨后抓住我的雞雞猛地向后一抻,我痛得叫了出來。

  「媽的,還真是個帶把的。」

  他罵了一句,遲疑了一下又自言自語的說:「也好,老子還沒操過人妖呢,今天就嘗嘗鮮。」

  我感到兩片屁股被大力的向兩邊分開,穴前,隨后一根火熱的肉棒猛地插了進去。

  由于穴穴早就出水了,加上他的肉棒比老公還要小一號,所以沒費什么勁兒就齊根插了進去。

  「啊,好緊哪,比處女還緊,臊眼子水還不少,開來你真是一個天生挨操的爛貨。」

  他一邊用雙手有節奏的拍打我的屁股,一邊大力抽插了起來。

  空曠的房間里回蕩著我的屁股被拍的「啪啪」的聲音和抽插時的發出的「滋滋」聲。

  在強烈的刺激下我開始興奮了,開始應和著肉棒的動作扭動屁股,收縮肛肌。

  嘴里說著:「唉喲………我的大雞巴好哥哥……你的雞巴……好大好硬,喔……插得妹妹……快…酥麻死了……喔…啊…不行了……妹妹的腳軟了站…站不住了……換個姿式…吧……我快不行了………啊啊……」被他的雞巴一陣猛攻,我渾身酥軟了,癱倒在墻上。

  他把我放倒在地上,命令我將屁股高高翹起,又將肉棒塞了進來。

  「啊啊…太粗大了…我的屁眼要裂開了…」

  我伸長脖子仰著頭呻吟著,稠黏的口水從唇邊不斷流下,眼睛半閉,長長的睫毛隨著來自后庭的沖擊不停抖動著,完全沉浸在直腸壁被粗大的陰莖抽插、被**摩擦的快感中,房間里充滿了淫蕩的氣息。

  我發瘋的扭動臀部,收縮肛門的肌肉,吸允著深深插入臊穴里的肉棒。

  他弓著身體抱著我,雙手抓捏著我豐滿的巨乳,嘴巴在我頸、背保養的很好的細皮嫩肉上猛舔猛吸,他的屁股快速的前后運動,肉棒像活塞一樣在我肛門間快速出沒,我大聲地叫著:「…不要…我的屁眼快被操爆了…我會被插死的…啊。」看來他像是不常玩后面,沒一會便一瀉如注。

  爆發后他絲毫不顧我的感受,猛地將陰莖抽了出來,由于事先沒有灌腸,肚子里的糞便也隨著傾瀉而出,我只覺得后面的小穴一陣空虛,心里真希望他不要拔出來。

  他將肉棒又伸到我面前,肉棒上除了他的精液和我的愛液外,還沾著一些褐色的糞便,「替我清理好。」他說。

  我已經習慣了服從,加上性欲被挑動了起來,想也沒想就一口將陰莖吞入了口中,糞便直接接觸我的味蕾,苦苦的味道讓我差點吐出來,可我還是強忍著一寸一寸的細細將陰莖舔干凈。

  「舒服!」

  計程車司機摸著我的頭稱贊了一句,戀戀不舍的開始穿衣服,隨后駕車離去了,留下我一個人在寒冷無人的廠房里,我又用手指在屁屁里挖弄了一陣,這才掙扎著穿上衣服,步行半小時找到了回城的公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