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被土匪輪暴
被土匪輪暴
林母看著女兒從墻洞鉆了出去,心里稍稍踏實了一點:只要女兒逃離這個鬼地方,她就沒什么好但心的了。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腳步聲……,糟了,是那幾個土匪回來了!

  怎么辦?只要讓他們發現女兒不見了,一定會去追!這時女兒還沒跑出多遠,肯定要被捉住,想到女兒被抓回來將可能發生的事情……她根本不敢去想,突然間她想到她昨天無意間彎腰時,發現幾個男人從領口向她胸部投來的淫穢的眼光……,她想到這些特務為躲避解放軍在山里呆了幾個月了,一個個都性欲高漲的,只要犧牲自己就一定能救女兒!

  想到這她快速地從上衣里抽出了胸罩,并故意解開了兩粒上衣扣子,快步向門口跑去。

  一出門,就看到有兩個家伙進了院子,看她跑出來,一愣,一個特務呵斥道:

  “干嘛,往哪跑?”,“老總”,她故意捂著肚子,彎下腰“我要出去解個小手。”

  這一著果然管用,她從衣領里突出的兩個白晰的乳房立刻吸引了兩個男人的目光,“要尿尿呀,”一個男人盯著她的乳房,輕佻地說:“想尿就在這院墻邊尿。”

  畜牲!她在心里暗暗罵道,可臉上卻故做為難地說:“那怎么行,還是讓我到外面去吧。”

  “少廢話”另一個男人也明白了同伙的意圖,“就在這尿,讓你出去,你跑了怎么辦?少動那心思!”說著還揚了揚手里的手槍。

  兩個畜牲!!要不是為我女兒,我就和你們拼了!!她明白,這兩個特務已經對她動了淫心。

  “那……,好吧”她裝做害怕的樣子,故意一臉為難和羞臊的慢慢走到墻邊,背對著男人們慢慢解開了褲帶,她能感覺到男人們淫穢的目光正在身后盯著她,她故做不知地將褲子褪到了膝部,并快速蹲下,當脫下褲子的一刻,她的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都是為了女兒呀!女兒,你快點跑,跑出這山里就得救了!!而為了這個,她現在只能露出自己最誘人的臀部,讓這兩個男人看。

  想到這,她放松陰部,一股尿液從陰部噴射出來,隨著她小便的聲音傳出,她聽出身后的兩個男人的呼吸明顯加重了,男人們的性欲已經被她挑逗起來了……,她放松地尿著,最后還故意收縮了幾下陰部,擠出了幾滴余尿,她清楚地知道,她的這個動作,使她那被男人們緊盯著的豐滿雪白的雙臀又連續地抖動了幾下,男人還能不被誘惑嗎?……效果太明顯了,兩個男人迅速地走到她身邊一把,把她從地上拉起來,她的平坦的小腹,圓潤的大腿立刻被男人們一覽無余。

  “老總,你們要干什么?”她故作驚異地問道。

  “干什么?”一個男人淫笑著說“干你!”說著兩男人一人一只手快速地伸進了她的衣服里分別握住了她的兩個乳房,男人的另一只手也沒閑著,一個男人捂住了她那沾滿尿液的濕淋淋的陰部,另一個男人則用力地揉捏著她肥美的白臀……,她知道她此刻的樣子,內外褲都已掉落到了腳邊,下身已經完全裸露了,兩個大乳房也差不多完全暴露出來,這個樣子一定非常淫蕩……“老總,不能這樣呀,不能這樣呀。”她假裝掙扎著,兩手卻有意無意地按在了兩個男人的襠部,她立刻感覺到兩粗壯堅硬的肉棒,像是快要從褲襠里沖出來似的……這時兩個男人互相使了眼色,抬起差不多全裸的她向屋里走去,她清楚地知道,進屋后男人們會對她做什么……“不要呀,兩位兄弟,不要呀!”她忍著心里對這兩個混蛋的憤恨,盡量讓自己的聲音楚楚可憐還夾雜著一絲羞澀……,男人的腳步果然更快。

  很快男人們把她抬進屋里,放到土炕上,一個男人拉掉了她還掛在腳踝上的內褲(外褲早已掉在屋門口了),并快速地脫光了她的鞋襪,另一個則一把扯掉了她的上衣,三兩下就脫下了她的衣服,這下她可是徹底一絲不掛地袒露在了男人的面前……她今年才不過三十六歲,作為大家閨秀的她,長年養尊處優,加上自己刻意地保養,她對自己的身體非常自信,甚至可以說一般的少女和少婦都不能和她的身材相比。雖然生育了一個女兒,可那時她還不到十八歲,而且生產之后,她也沒有為女兒哺乳,這使得她的身材得到了少有的保持。而現在這一直讓她引以為自豪的身體卻不得不完全暴露在兩個流氓的面前……兩只遠比一般東方女子大得多的乳房傲然挺立著,光滑細膩而白晰的腰肢,雖微胖卻更顯少婦風韻,白嫩光滑的雙腿沒有一絲贅肉,而分開的兩腿間黝黑細密的陰毛包圍的兩肥厚的陰唇,更讓兩個男人的眼中噴出了淫邪的欲火。

  不該這樣啊!她在心里叫喊著,這些本來只應該由她的丈夫獨享的。她深愛著她的丈夫,丈夫也對她這個美麗的妻子關愛有加,雖然婚后和年老體衰的丈夫并沒有多少性交,可他們依然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較少的性經歷也讓她有了另一個可以毗美少女的優勢——她的小陰唇仍然粉嫩依舊,而陰道更是比大多少婦緊窄且富有彈性的多。現在她粉嫩的小陰唇,肥美的大陰唇以及黑密的陰毛上還略微沾著些未干的尿液,更增加一絲誘惑,而因緊張而不停收縮的肛門更使得她陰唇中間那一圈粉色的肉摺不斷凸現。她為自己現在這付淫蕩的樣子感到羞愧異常!!

  為了女兒!!她心底里不停地說著,只要多拖住男人們一會兒,女兒就能多跑遠一點,如果能把男人們一直拉在自己的身邊,女兒就一定能夠逃走!!!

  可是這時兩個男從卻只是看著她,并沒有進一步的行動。

  莫非是自己突然反常的舉動讓男人起了疑心??她心里不由地不安起來……其實她那里知道,兩個土匪是在她身體完全赤裸的一霎那,被她豐滿白晰,充滿誘惑的身體驚呆了!!他們常年在山村活動,心目中的女人就是那些黑皮糙肉,牙黃口臭的土妓。那見到這樣的尤物!!!

  決不能讓男人們想她以外的人!她決定再勾引一下這兩個流氓。

  “兩位老總,放過我吧,我都是半老太婆了,有什么可弄的呀!”她細聲淫氣地說,并有意把“弄”字的聲音拉長,這是作為大家閨秀的她所能說得出口的最淫蕩的字眼了。

  “他媽的,這城里大戶人家的女人就是不一樣,比他媽的大姑娘還嫩。”一個家伙咽著口水說,“就是這是咱哥倆上輩子修來的福呀,還等什么?上呀!”

  兩個畜牲開始行動了!一個長滿絡腮胡子的站在炕下,一邊揉搓著她的陰部一邊解著褲帶,另一個黑臉的跳上炕來邊脫上衣邊捧著她的臉吸吮起她的口唇。

  她本來貞潔的身體現在只能任這兩個混蛋恣意地玩弄,她真得希望上天能突然賜予她神力,讓她能殺了侮辱她的畜牲!!可這是不可能的,現在的她就是想反抗,也不是這兩個淫獸的對手。何況現在女兒也才逃跑了不一會兒,在崎嶇的山路上,柔弱的女兒又能跑多遠!所以她不止要忍受男人的狎弄,而且還要配合這兩個臭流氓!!

  炕上的男人充滿煙臭的大嘴覆在她的櫻桃小口上,她幾乎要嘔吐了,卻只能強忍著并用自己的舌頭,纏繞著男人探進她口中的沾滿唾液的大舌頭。

  炕下的男人骯臟的大手不停撫弄著她的大小陰唇和陰蒂,一根粗糙骯臟的中指竟然插進了她的陰道!!她的眼淚再一次涌了出來!!可她也只微微抬起香臀,好讓男人插入得更深些!!

  “媽的,這女人的屄就像大姑娘一樣,兄弟,哥哥我先肏了啊!!”聽著男人粗俗無恥的話語,她知道真正的侮辱要開始了,同時也覺得自己下賤無比!!

  男人撲到她身上雙手緊抓住她的雙乳,無恥的肉棒向她白嫩的大腿根部用力捅來…………可是男人的陰莖并沒有進入它的目的地,粗糙堅硬的大龜頭反而頂得她的陰部生疼!!!

  “慢……唔……唔……慢點兒,唔……唔……,這位……唔……老總……,您……唔……慢……慢來!!

  “她一邊應付著親吻她的男人一邊哀求著,并連忙用一只手握住男人的陰莖,用男人的龜頭磨擦著自己的陰唇、陰蒂和陰道口。她想到,由自己控制男人的插入至少可以讓她少些痛苦。而這時她才感覺到這個男人的陰莖比她丈夫的陰莖要粗大得多得多,甚至比自己纖細的手腕還要粗些,長度至少有四十公分!!天呀,這男人的肉棍真和畜牲的差不多!!這么粗大的東西插進自己的陰道…………她真的不敢想下去,她現在只希望自己能快些產生性欲,那樣的話應該能使自己少受些傷害…………于是她握著男人陰莖的手加快了動作,想通過男人粗糙堅硬的龜頭對陰部的刺激快點調動起自己的性欲,那男人也樂得一邊玩弄她的乳房一邊享受,還快活地像豬一樣哼哼起來。“他娘的,這女人三十好幾了,這大奶子還結實得像新娘子式的。”

  然而,親她的男人顯然有些不滿了。“臭婊子!怎么只捏他的毬,給老子也弄弄!!”說著也解開褲帶,掏出同樣堅硬的肉棒。她連忙用另一手握住這個男人的陰莖套弄起來,這是她才發現這黑臉男人的陰莖并不比大胡子的陰莖遜色。

  “媽的,小手真軟乎。”他看來也很受用。

  但他顯然對別的男人先使用她的陰道有些不滿,于是酸溜溜地說道:“哎,你他媽肏過屄沒有?怎么半天還在屄門子上晃著呢?”

  “我沒肏過屄?老子肏過的屄,沒有二百也有一百多個!老子就肏給你看!” 說著,一把打開她的手,握住陰莖,龜頭對準她的陰道口,屁股用力一挺!滾燙堅硬而又粗大的陰莖硬生生地捅進了她只是微微濕潤了些的陰道!!

  “啊!!!”她疼得大叫起來,她感覺就像一根燒紅的鐵棒插進了她的身體,那痛楚比新婚之夜破處時還要強烈十幾倍!!!

  “啊……老總……大哥……啊…輕點兒……求您了……啊……太疼了……啊……大哥……慢點兒……求求你……”她痛哭著哀求道。

  可是男人并不理會,“少他媽的廢話……老子肏給他看”男人繼續用力地抽動著陰莖,“……我肏……我肏……肏死你個騷屄”她感到就像有一只滿是尖刺的棍子在自己的陰道中不停地刮擦著陰道壁……她雙手用力將男人向外推著。

  “不…啊…不要……啊!……真的太……啊……太疼了……啊……求求你……啊……慢……慢慢來……大哥……我都讓你……讓你……啊進去了……就求您……輕點吧……”她繼續哀求著,但當她說出“進去”兩個字的時候,滿是淚水的臉頰上還是泛起了一抹紅暈。

  自己怎么能對侮辱自己的畜牲說出這樣的話來。

  她的臉紅卻使奸污她的男人有了新的想法。大胡子輕易地就撥開了她推拒的雙手。“疼?……為什么疼?你讓老子的什么進去了……進哪兒啦?……說,說清楚……老子就……輕點肏你。”

  太無恥了,這大胡子竟然想讓自己說那些骯臟的字眼,自幼受淑女教育的她怎么能說那些話來呢?

  “不……求你……”雖然知道沒用可她還是哀求著。雙手再次推著身上的男人。

  黑臉男人顯然也與大胡子有了相同的想法,于是抓住她的雙手,把她的手用力按在炕上。這時大胡子男人的陰莖猛地狠狠地插到了她的陰道底,然后用力地抽插著,龜頭每一下都直接頂到了她的子宮!!“還不說……快說……不說…… 老子就……肏死你”

  “啊!!”她凄慘地大叫著,她感覺男人已經把她的身體從陰部一劈兩半了。

  “啊!!……我說……”她痛哭著,身體的強烈痛苦終于使他屈服于男人的淫威了。“快說……”黑臉也在幫腔。

  “快說……”大胡子稍稍放慢了一點抽送的速度,陰莖也不再插入得那么深了。“說……老子的什么進去了……為什么疼?”她感到大胡子的陰莖明顯又粗大了一些,顯然男人是在施虐中獲得了更大的快感。

  “是太大了……進去的太大了。”痛楚輕了些,她連忙說道。她覺得這已經是自己能說出的最無恥的話了。

  可大胡子明顯不滿意,陰莖的力量又加大了“什么太大了,什么進去了?”

  “是……陰莖……”她大聲哭叫著。到底是男人的折磨還是自己真得變得淫蕩了。

  大胡子還是不滿意陰莖又用力的插了起來:“什么他媽的陰莖,是老子的毬,快說……,什么太大了,什么進去了”同時雙手用力揉捏著她的乳房。像是要捏爆這兩個白嫩的大圓球。

  “啊!!”雙重的痛苦更加難以忍受“我說…啊…是毬……是毬…啊…是毬太粗了……太大了……啊……是毬進去了……”她一口氣說出了對丈夫都沒說過的下流話語。同時有一股陰液從陰道流淌了出來。她竟然被這些下流的字眼激發了性欲!!

  熱熱的陰液使大胡子的陰莖更加舒服了“嘿,……就知道你這騷屄是個…… 騷貨……,屄水都肏出來了。”聽著男人這樣評價她,她真的感到無地自容。

  “接著說……進哪兒了……快說……快……說”她分泌出的陰液使得大胡子抽送得更順暢,她的痛楚也明顯減速輕了。

  “嗯……求你……嗯……別這樣……”她依然帶著哭腔“我已經說了……嗯……”陰道漸漸有了快感。“嗯……我說不出口。“而且她覺得她實在無法親口說出自己的女性生殖器官的名稱。那也太下流了。

  “老子就要你說……說……說……毬進哪兒啦?……”大胡子好像是用盡力氣抽動著,這時他已經發現他的陰莖已經不是有力的“刑具”了,于是便轉而加劇了對她乳房的蹂躪,大胡子在用力抽送陰莖的同時用兩手握住她的乳頭,用力向上提起,她的上半身幾乎要被提起來了,她覺得乳房像要被從胸前拉掉了!

  “啊!!饒命啊”鉆心的痛疼加上不斷增強的性快感使她不顧一切地求饒了。

  “那快說,說……毬進哪兒啦?……說……”大胡子也更加亢奮了“是屄……”男人已經主動告訴她答案了。

  “是屄……是屄……”她已經顧不上什么羞恥了,她決定完全屈從于男人們,不然她不知道還要遭受什么樣的折磨。

  一直觀戰的黑臉也性欲高漲的無法忍受了,“他媽的,受不了,城里女人也他媽的這么騷,用嘴給老子嘬嘬毬!”說著將粗大的陰莖捅到了她的口邊,一股醒臭味立刻撲鼻而來。

  “啪”一記耳光重重地打在她的臉上

  “怎么嫌臭啊,快嘬!不然老子讓你吃屎!!”她相信男人們對她什么都做得出來。

  于是強忍著惡臭,將黑臉的龜頭含在嘴里,她甚至不相信連為丈夫都沒做過的口交,竟然為這個陌生的流氓做了,“多嘬點,再多點把老子的毬都吸進去!” 黑臉的性欲也漸漸高漲了!可是讓她將這三四十公分的陰莖完全放進她的嘴里……她是無論如何做不到的,只好用力吸吮男人的龜頭,同時雙手套弄男人的陰莖……這時大胡子發話了,“哎哎……你他媽……差不多……就行了,老子肏完了……咝……就讓你肏……咝……這騷娘們的屄肏出水了還這么緊……,這婊子……真長了個好屄……,哎,聽見沒,老子……還要問這騷婊子呢……”

  “好……好……你他媽的問……問”黑臉應該是已經很滿意她的口交了。

  “快……接著給老子……說……屄怎么了……”大胡子的陰莖竟然在她的陰道內又粗大了些。

  “毬……唔……進屄里了……啊!……是毬…唔…進屄里了!…唔…啊!” 她一邊為黑臉口交一邊叫道。

  她的叫聲已經沒有多少痛苦了,男人近二十分鐘的抽插已經使她的性欲完全徹底爆發了出來。而且是她近二十年性交史中從來沒有過的強烈。

  看來結婚十幾年來年老的丈夫確實使她的性欲壓抑得太久了,現在比丈夫粗大堅硬幾倍的陰莖,以她從未經歷過的力度和速度抽插著她越來越敏感的陰道,幾乎被撐大到了極限的陰道口隨著男人的抽插不斷牽動著陰蒂。她已經顧不了別的了,甚至忘了自己是為了女兒才自愿被男人奸污的。

  “再說,這是什么……”男人揉弄著她的乳房問道,似乎體力仍然十分充沛,絲毫沒有疲憊的跡象,陰莖依然快速有力,手上卻輕柔了許多。

  “是乳房…唔唔…”她已經有問必答了。連女性生殖器那樣粗俗的字眼都親口說出,并已為男人口交的她已經完全沒有顧忌了。

  “是奶子…唔…大奶子”男人糾正道。“是,……啊啊……是奶子…唔…大奶子……”“大白奶子……”

  黑臉也加入了問答游戲

  “是……唔……啊啊啊……唔……是大白……啊嗯……奶子……唔唔……”

  “再來,……”大胡子似乎對她說的下流話越來越感興趣,“老子在干…… 干啥?”

  “是肏屄……是肏你這騷婊子的騷屄”好像是怕她答錯,黑臉先說出了答案。

  “啊……是肏……啊唔唔……屄……啊啊……”這句話說出來之后她覺得她已經沒有什么下流的話不能說了,雙手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對黑臉陰莖的套弄。

  嘴里還重復著“肏屄……啊啊唔……肏屄……啊……肏屄”她這聲音已經像是夢吟了。

  “咝……喲……你個騷貨……讓老子……咝……來教教你……”大胡子突然從她的陰道中抽出了陰莖,大龜頭在她的陰道口磨了兩下“這是屄,知道不?城里婊子,什么他媽都不懂,”說完又將陰莖用力插入她的陰道中抽送起來。

  “對,大哥,好好教教她個騷婊子。”黑臉也興奮地支持著。一邊又命令她“快說!”

  “知道……啊啊!……屄……是屄”她立刻回應。

  “屄里是什么?……”胡子又問,“是毬,是老子的大雞巴……”

  “是毬……啊……啊啊……,是大哥……的大雞巴……啊!!!”她已經顧不上為黑臉口交了,陰道內的快感越來越強烈。

  “這個”大胡子捏了捏她的大陰唇,“是屄梆子”男人越發簡練了。

  “啊……是……是屄梆子……啊”她已經成了機械式的重復了。

  隨后大胡子在不停奸污她的同時,撫弄著她的生殖器的各個細部,告訴她這些部位的最粗俗的叫法,而她也應聲蟲似的逐個學說了一遍。

  多么可笑!受到正規的教育,正式學過生理知識的她,竟然要由這個粗俗的土匪向她普及性知識。

  隨著男人的撫弄,她的快感也從陰道擴散到整個下陰部并向全身漫延,她這時只用一只手為黑臉手淫,另一只手自覺地撫弄起自己的乳房,并晃動著臀部迎合著男人的抽插。

  這時大胡子把手放到陰莖下,“這”摸著她的肛門,“是屁眼”說著一根手指用力插進了她的肛門!!并隨著陰莖抽送的頻率,抽動起來……“啊!!”從來沒有男人碰過她那里,一種異樣的快感從肛門傳來“是屁眼!!” 她不由地大聲叫著“老子肏的好不好?”大胡子呼吸已經有些加快了。

  “好…好……肏得好……肏肏肏……肏我的屄,肏我的屄……啊呀……肏屄……肏屄……啊呀呀……肏……”她的聲音已經淫蕩不堪了,她已經完全顧不上黑臉了兩手撐起身子用盡力量配合大胡子的抽插。

  “好了……好了…………啊!!!…………”她大叫一聲,一股陰精從陰道內噴涌而出,澆濕了她的會陰、肛門、雙臀,并在臀下的炕面上流了一大片。經過這只超大陰莖半個多小時的奸污,她終于到達性高潮。

  這也是她第一次體會到什么是真正的性高潮!!強烈的高潮也使她漸漸意識模糊,但大胡子依然奔放有力地奸污著她的陰道。意識又逐漸恢復的她感到陰道有些疼痛了,畢竟她從未被連續抽插過這么長的時間。而大胡似乎永遠不打算停下似的,粗大的陰莖仍然像機器一樣不停地磨擦著她那被陰精濕潤得十分順滑的陰道。

  這時她猛的警醒——還有個男人沒有滿足呢——黑臉,她不知道如果黑臉還像大胡子這樣奸污她,她能否承受?于是她馬上重新握住黑臉的陰莖,用力套弄起來,并不時地吸吮著那大大的龜頭。

  “嗯……唔……嗯啊……唔……”她已經毫無羞恥地放縱自己淫蕩地呻吟著,兩手和口唇自覺地配合著大胡子抽插的頻率,吸吮和套弄著黑臉的陰莖。

  “騷婊子……喲啊……咝……真她媽的不要臉,這么……喜歡……老子…… 的大雞巴……喔喲……好……好好給老子吸……真他媽的……爽快……你個…城里老婊子……喔呀……”黑臉快活地叫著。顯然在這很短的時間里,她已經熟練地掌握了為男人口交的技巧了。

  “肏……你個騷婊子……這么欠肏……時間長……沒挨肏……屄是不是…… 太癢了”大胡子對自己的性能力愈發地滿意了,“老子的大雞巴……就來給…… 你這……騷屄……解解癢……”大胡子又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是…唔…是……太欠肏了…唔…屄太癢了…唔…唔”她不由自主地答聲道:

  “快用力…唔…大粗毬……用力肏…唔…大雞巴……用力肏……唔……唔……肏我的…唔…騷屄……肏騷婊子的…唔…騷屄……”她忘情地大聲叫喊著,強烈地性快感已使她的理智完全喪失了。她現在的表現真的不遜色于一個淫蕩的妓女了。

  一上一下兩只粗壯的陰莖同時在她身體里抽插終于使她的性欲又一次被全面激發,又過了十幾分鐘,大胡子也終于一陣近似瘋狂的猛烈抽送……“肏死你,肏死你個老婊子,肏爛你個老騷屄”大胡子大叫一聲,陰莖直插到她陰道的最底端,她只覺得粗大的肉棒在她的陰道里一陣巨烈地跳動。一股、兩股、三股……差不多十幾股火熱的精液澆灑在她陰道底部的子宮口上,而她也一發不可收拾地又一次到達了性高潮。

  “啊……”她兩手用力攥著黑臉的陰莖,叫喊聲已經因脫力而變得無力,近一個小時的性交已使她精疲力盡了。

  “快讓開,”黑臉急不可耐地催促“肏完了還不快讓開,你他媽的多長時間沒肏屄了,這么長時間才肏完。”黑臉從她的嘴里抽出陰莖,跳下炕來。“起來吧,還沒完了,你他媽肏半天了,該讓老子肏肏這騷婊子的騷屄了。”

  “好,好”大胡子應著,軟縮后依然粗長的陰莖還是在她濕熱的陰道內又抽送了幾下,這才戀戀不舍地抽了出來。滿意地躺在炕邊等待著欣賞她被繼續強奸。

  而她渾身的氣力也好像被從陰道全部抽走了,整個身體無力的癱軟在炕上。

  這時的她,頭發蓬亂地遮在臉上,嘴角還流著口涎,乳頭習慣性地挺立著,本來白晰堅挺的乳房被男人揉搓得變成了深紅色,大腿根、陰阜、陰毛和微微浮腫的大、小陰唇上滿是男人精液和她的陰液混合成的白色粘液。白晰的雙臀下更是一大片粘濕的液體……酥胸和小腹上因性高潮而泛起的潮紅還沒有褪去,陰道口也因此一反常態地賁張著,像是在歡迎男人陰莖的再次進入……她的神智慢慢恢復著,她知道她這時的樣子已經淫蕩得有此怪異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