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迷奸雙胞胎美人
迷奸雙胞胎美人
在一個周六的下午,我像平時一樣給小美打電話:「喂,美女,走啊現在打麻將去啊,我去接你。」小美:「不去了,我下午要去機場接站。」我:「是誰啊?」我們關系非常好,她毫無戒心的告訴我:「是她大學的閨蜜美琪。」她絲毫不知道她無意透漏的消息把她的大學閨蜜帶入了深淵。

  小美是南方上的大學,美琪我見過照片,標準的校花級美女,明眸酷齒,身材高挑,笑起來特別陽光特別甜。美琪來這頭肯定會和小美住在一起,我知道新的獵物晚上上手了。我就借勢說到:「下午我沒啥事,我開車陪你去接機。」小美開心的說到:「真的啊,那太好了,我正愁怎么打車過去呢。」于是我們約定時間到機場去接美琪。

  到了機場接站的時候,雖然我從來沒有見過她,不過當美琪出現在出站口的時候,我一眼就看到了美琪,辨識度太高了,真的很驚艷比照片上還要漂亮,身穿牛仔超短褲,兩條筆直的大長腿,白色的小襯衫,長長的頭發扎著一個馬尾辮,而且最令我驚訝的是,我居然看到了2個美琪一起出來。小美看著我發呆的表情,笑著給我介紹,原來另外一個是美琪的孿生妹妹美娜。我簡單的打個招呼然后主動去幫她倆拿行李,由于她們是來玩一段時間,所以帶了一個粉色的大箱子,我就在后面拖著箱子跟著她們走,她們三個在前面嘰嘰喳喳興高采烈的聊天,明顯看出來她們見到好友之后久別重逢的那種幸福感。

  我心里想:你們現在感覺很幸福,晚上我也會努力的讓你們性福的。我在后面偷偷拿出手機偷拍了一張照片發到我們幾個的群里,告訴他們這是今天晚上的目標,讓小王提前去小美家樓下待命等著做準備。群里那幾個老色狼看到一對雙胞胎的筆直修長的大腿,雖然他們沒看到臉呢,但是群里馬上炸鍋了,我當然沒空和他們聊天,快步走到她們身旁逐漸加入到她們的聊天中。作為東道主我主動請她們吃飯給她們接風,這是個表現的好機會,美琪和美娜有點感覺不好意思。

  小美說:「他是我好哥們,不用和他客氣。」我也表現的非常熱情:「是啊,我和小美是好哥們,能給她好友接風是我的榮幸,更何況還是兩個大美女,別人想有這個機會都沒有呢。」我們簡單的幾句寒暄一下拉近了距離。于是我直接開車找個我們東北的特色菜館讓這對姐妹花嘗嘗正宗的東北特色。飯桌上氣氛十分融洽,我們聊的十分開心,美琪和美娜對我印象也非常好,如果她們知道我心里正在設計晚上怎么玩她們,不知道她們能不能像現在笑的那么開心,吃好吃飽后我主動給她們送回小美的房子,并約定明天接她們出去玩,當然又被發了一張好人卡。

  這個時候小美的臥室早就點好迷香了。我知道今天晚上又要有一場饕餮盛宴了。當我們在外面等的時候,小王告訴他在她們臥室里偷偷安了一個竊聽器,我笑著夸他心眼好使,于是我帶著耳機在開始偷聽她們的談話。談話的內容就是女人之間的八卦話題,不過我從中還是聽到了許多有用的信息。

  比如她們兩個姐妹結婚1年多了,嫁給了一對雙胞胎兄弟,男方家條件非常好,郎才女貌成為了當地婦孺皆知的一段佳話,而且打算今年要孩子,本來她們兩個的老公也想陪著來,可是公司事情太忙走不開,于是她們姐倆就來找小美玩了。

  我把聽到的和他們說了后,他們非常興奮,尤其是麻子和老毛,他倆一直單身,直嚷嚷著要內射讓兩個美女給他們生一個孩子。我說:「這個事倒是挺刺激,不過先容我好好想想。」他們沒有任何意見表示聽我的,于是我繼續聽著她們八卦,而那幾個老色狼們已經議論起來誰精子活力強的問題了。

  小美的房子里有WIFI,小美平時回屋就是去臥室一宅,客廳里都沒有安裝電視,而且她的床非常大,她們3個肯定都是躺在床上聊天玩手機的。果然過了20多分鐘,美娜對她姐姐說道:「姐,我感覺有點困了,我先睡了。」小美也說道:「肯定是你們今天坐飛機累到了,我也有點困了,咱們早點休息吧,明天咱們出去玩去。」于是過了10多分鐘屋子里傳來了輕微的鼾聲,聽到鼾聲的時候我知道成功了。

  于是我們大家魚貫而入進入了小美的房間。她們三個果然已經睡著了,為了更安全我們給美琪和美娜補了醫用的麻醉劑,讓她們直接陷入更深的睡眠。然后我們把小美抬到客廳,然后我們幾個把身上的衣物都脫光了放在客廳里,又都跑去臥室了,女神級別的小美由于被我們經常玩,我們一致都把她無視了。這要讓小美的追求者仰慕者知道他們心中的女神被我們都玩膩了,肯定會傷心欲絕的。

  這是我們第一次玩雙胞胎,美琪和美娜穿著一樣的吊帶白色小睡裙,兩條纖細的手臂和小腿露在外面,掀開睡裙白色的絲綢內褲,根本看不出誰是姐姐誰是妹妹,我們直接把她倆剝光,仔細看了半天,無論是五官身材幾乎一模一樣,胸部都是A罩杯平躺著都是微微隆起的,乳頭不大粉嫩粉嫩的,全身是有點小麥色,不過皮膚非常光滑手感非常好。

  我問他們:「你們知道誰是姐姐誰是妹妹嗎?」他們表示都看不出來。我告訴他們我能分辨出來你們信不,他們當然都不相信。我說到:「好,那我要分成誰是姐姐誰是妹妹,內射埋種的事就得聽我的。」麻子:「好,如果你能分辨出來,我們都聽你的。」我很自然的走到床右邊,在枕頭底下拿出一個手機,然后用右邊的指紋解鎖打開微信看了下聊天記錄,我就確定了右邊的是姐姐美娜。他們看到我的神操作都夸我聰明。

  我讓他們給美琪和美娜扶起來,讓她倆背對背靠著坐著,我在邊上一手握住一個人的乳房輕輕的揉捏著,感覺軟軟的也基本是一模一樣,仿佛就是同一個人一樣。于是我和他們說道:「剛才你們已經說了埋種的事聽我的,那我說一下我的想法,既然她們兩個那么想要孩子,那么我們可以幫幫她們的老公,不過咱們既然已經讓她們的老公戴綠帽子了,如果真種了你們的種,孩子長大太丑,會毀了他們一生的,我看過她們老公的照片濃眉大眼和我和小王比較像,就由我和小王給她們播種吧,你們就別內射了。」

  老黃是比較明白事理的人,他在我們這里話語權很重,因為他是土豪出錢買藥的,沒有他的資金啥都白扯,他很少發表評論,他這個時候也說道:「我感覺小夏的話有道理,咱們這里就小夏和小王五官端正長的不錯,所以就小夏和小王內射吧,哪怕真懷上了,以后孩子漂亮點,她們老公和婆家不會發現就什么事都沒有,如果真要種了麻子和老毛的種,那估計又不了幾歲,傻子都能看出來有問題,這對兩個姑娘一輩子的打擊是致命的。」

  麻子一聽我和老黃都這么說,試探的問道:「那我們不內射行不?」我想了一想說道:「為了保險起見還是我先內射完,你們再插不過要射的時候不能射里面,嘴任由你們隨便插隨便玩弄發泄,怎么樣?」麻子一聽高興了:「好,這么漂亮的姐妹花,插嘴也非常過癮啊,我就喜歡看美女吸允我的大雞巴。」小王是完全聽我的話,而且他也是受精人,他當然更沒有任何意見了,老毛沉默寡言更是什么也不說一切以我馬首是瞻的態度。

  我看了看兩個美女,說道:「她倆基本一模一樣,要不是躺在一起,感覺完全就是一個人,這樣我和老毛玩美琪,小王和老黃玩美娜,麻子先攝像然后兩個女生嘴你隨便玩。」老黃說道:「小夏,兩個美女雖然不錯,不過最近玩太多了,你嫂子那交公糧都懷疑了,我正好愛好攝影,我全程給你們錄像吧,讓麻子和小王一起吧。」麻子自然是欣然同意。

  于是我說道:「我和小王插她們之前,我們先好好刺激一下她們陰道,讓多出點淫液。當我和小王都內射完后,你們想插就可以插了,不過別射里就行了。」于是我們按著分工就開始玩了起來。首先是開始拍照,拍各種玩之前的特寫,比如全身裸照,露臉露逼照,陰部玩弄之前的特寫等等。

  忙活了10分鐘,我們拿出兩個最小號的肛塞抹上潤滑油,分別塞進了美琪和美娜的菊花里,兩個大美女千里送逼,菊花我們肯定也不能放過啊。然后我先拿出2個有線跳蚤直接放入里美琪陰道深處,打開開關后我就讓美琪靠在我的懷里,我左手摟著她的小蠻腰,右手撫摸著她美麗的臉龐開始和她接吻,老毛就坐在我邊上兩個手不停的揉捏著美琪的小乳房,不停的刺激她的乳頭。親了一會我右手往下一摸,美琪下面已經出水了,我讓美琪平躺在床上,老毛把美琪的雙腿掰開到最大,讓陰道和菊花沖上,我趴在下面開始給美琪口交。

  美琪的大陰唇很大,小陰唇很小,淫水也沒有任何異味,陰道粉嫩粉嫩的,我就不斷的舔著她的陰道,兩個手不停的刺激她的陰蒂,我在下面品嘗玩弄著美琪最隱私的生殖器官,老毛也沒閑著,他在前面用右胳膊幫我固定著美琪的兩條美腿,左手撥開美琪的嘴唇和她接吻,舔著美琪的鼻子,撥開美琪的眼皮舔著美琪的美麗的大眼睛。而另一頭美娜也正享受著麻子和小王的伺候。麻子從后面抱著美娜,兩個粗糙的大手不停的蹂躪美娜的小乳房,丑陋的大嘴唇不停的美娜法式濕吻,并時不時的把口水吐到美娜的小嘴里。小王在下面掰開美娜的大長腿,左手拿著一個有線跳蚤一直刺激著美娜的陰蒂,右手用手指輕輕的抽插猥褻著美娜的陰道,玩的不亦樂乎。

  我們4個人就在床上不停玩弄猥褻著美琪和美娜,玩了大概20分鐘,我和小王早就一柱擎天了,我們打算先讓她們姐倆先給我和小王口交。我們把美琪和美娜并排躺在床上,脖子在床沿向后仰,這樣嘴就張開了,我們把開口器撐開她們的小嘴,然后站在床邊一起把大雞吧插進了她們的小嘴里并緩緩蠕動。美娜的小嘴非常溫暖,緊緊的包裹著我的大雞巴,我兩個手揉著美娜的小乳房,下面緩緩的做著活塞運動不斷的深喉。

  當美琪和美娜給我和小王口交的時候,麻子和老毛也沒閑著,趴在她們下體處一臉懵逼的吸允著她們的淫液。抽插了大概10分鐘左右,我和小王為了保持精子活力強我們打算把第一股也射子宮里,于是我們把美娜和美琪翻過來讓她們并排撅著趴在床上,屁股抬高,由于跳蚤和麻子老毛的攻勢下,美娜和美琪的陰道早就濕漉漉了,我和小王就直接順勢從后面插了進去。雖然她們已經結婚了,不過陰道真的好緊,層層疊疊的裹著我的雞巴,我和小王把著她們的小屁股保持一個節奏慢慢的抽插。

  插的時候我突然看到了美娜屁股里的肛塞,我用手把肛塞拔出來同時和我的雞巴一起做活塞運動,小王看到我用肛塞差美琪的菊花,他也拔出美娜的肛塞效仿起我來。麻子這個時候別出心裁的從前面鉆到了美琪和美娜的下面,讓美琪和美娜的頭都搭在他的下體處,面對面的對著,只不過姐倆的小嘴之間多了一個又黑又粗又臭的大肉棒。麻子把美琪和美娜的長發在頭后擺好,然后讓美琪和美娜的嘴唇一起親吻著他的大肉棒,麻子還把美琪和美娜的眼皮撥開讓她們睜大眼睛看著這一切,只可惜兩個姐妹花無能為力的接受著我們的侮辱。

  我們插了一會麻子和老毛準備要干她們的小嘴了,于是我和小王從后面抓起美娜和美琪的胳膊向后拽,把美琪和美娜的上半身拽了起來,老毛和麻子一人站在一個美女面前,把著頭放入開口器開始插她們的小嘴,她們兩個挺拔的小乳房就在空中隨著我們的抽插不斷的搖曳著。此時床上兩個美女姐妹花并排撅在床上被前后夾擊,老黃多方位的角度的拍攝,把這淫穢的經典一幕全部完整的拍攝了下來。

  麻子在美琪的前面不斷的深喉,而老毛干著美娜的小嘴也不斷的深喉,陰毛都插進去嘴里不少,他們兩個手雖然固定這頭,不過手指頭也沒閑著,不斷的摩挲著精致的俏臉。麻子一邊插還一邊說道:「這小皮膚真滑啊,這小嘴真嫩啊。」大概插了20分鐘左右,我和小王就一起加速射進了她倆的子宮里,當我們拔出來休息的時候,麻子和老毛還沒射呢,于是我和小王到前排托起美琪和美娜的上半身,讓麻子和老毛方便抽插,一邊摸著乳房一邊恢復著體力。

  大概又過10分鐘我和小王托著也累了,于是讓老毛和麻子先射了第一次。

  當美琪和美娜咽下去他倆的精液后,我們讓美琪和美娜橫著躺在了床上屁股對著屁股,抬高雙腿讓陰道沖上目的不讓精液流出來。我和小王麻子老毛坐在旁邊把著平衡,讓老黃過來拉進鏡頭來特寫,我們當然沒光把著平衡,手也不斷猥褻著。

  玩了一會我和小王已經再次振起雄風了,于是我提議把她倆屁股再抬高,然后讓她們姐倆屁股后面尾椎的部位頂在一起,我和小王準備學著A片里倒著把著屁股插她們,老毛在邊上幫著我們把著平衡,我和小王就開始倒著插了進去,插了大概不到5分鐘就感覺腿有點酸了,然后我們把她們姐倆放下,讓她們頭仰在床沿,我和小王抬高她們的雙腿,開始正常體位插著。然后我們時不時的把一條腿放下,讓她倆翻轉下身體繼續抽插,總之就是男上女下不斷換著體位,沒過多久我和小王又全部射進了子宮深處。當我們拔出來的時候,我們給她們屁股底下墊上了枕頭,繼續讓陰部保持向上,別把精液流出來。

  當我們恢復體力的時候才發現麻子半天看不到了,老毛剛才幫我們把完平衡也沒了。于是我偷偷走出去發現他倆在廁所蹲著背對著我們不知道忙活啥呢,我們走過去發現麻子正拿著一個黑色的胸罩和內褲還有2條絲襪在洗,不過水不多而且特別黑,我有點不高興的和他說道:「麻子啊,你這干啥呢?你這給她內褲胸罩絲襪弄濕了第二天干不了怎么辦?」麻子說:「夏啊,你放心吧,我來的時候這個內褲和胸罩絲襪已經是濕漉漉的了,是她們剛洗完的。」我又問:「那怎么可能這么臟?」麻子嘿嘿的一笑說道:「這是我和老毛的洗腳水,本來打算一會喂給那姐倆喝的,結果發現了這個就來泡一泡。」我說道:「那她就算第二天不發現下次洗內衣內褲的時候發現那么多臟水,引起懷疑了怎么辦?」麻子一指邊上的小洗衣機說:「這個是她專門洗內衣內褲的,旁邊大的是洗其他衣物的。」我看了一下發現真是這么一回事,于是我說:「差不多得了,給恢復原樣放回去。」麻子直連答應,然后簡單的處理了一下,讓沒有水滴下來的時候,就掛回了原處。當我們進屋麻子和老毛發現我們已經擺好了姿勢,二話不說就插進了她們的小嘴。由于她們外觀基本一模一樣,我和小王一人內射一個為了防止弄混,我在美琪的小陰唇處用紫藥水輕輕做了個記號。不撥開大陰唇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她們肯定是不會去檢查的,能堅持好幾天這已經足夠了。

  看著兩個姐妹花的可愛的小嘴又被兩個可以做她們叔叔的人當陰道一頓插,我和小王漸漸有了感覺,于是挺槍干了第三炮。為了安全起見我和小王一人內射三次就開始清理下體抹藥,藥物是進口的不但能緩解第二天的疼痛,還有一定的縮陰的功效。所以第二天加上身體自身的愈合,精液是肯定流不出來的。當我們清理完后麻子和老毛第二炮又全部射進了她們的小嘴里并把她們頭仰起來讓她們咽了下去,還哩哩啦啦的弄了她們一臉精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