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善良的女人
善良的女人
故事的開始,是在一年多之前,逸華夫婦生活剛開始安定下來的一個夜晚。

  潔如已經睡下,逸華看完球賽,沖身后爬上床,雖然沒有開燈,但由窗口透進來的路燈光芒,仍可楚清看見妻子雪白的小腿…潔如是一個恬靜,內向的女孩,俏臉上常掛著楚楚可憐的樣子,除此之外,逸華喜歡她的理由,還因她有一雙白嫩修長的美腿,一對小巧玲瓏,足形很美的腳兒。

  淺藍色的冷氣被在妻子翻身時滑落,她的大腿也完全露出來。

  這時,逸華的睡意已經完全消失,他把潔如的腿移開一些。一動之下,妻子的小腹也暴露在他視域里。

  潔如穿著淺黃的棉質三角褲,內褲緊緊貼在平坦腹部和隆起的恥部,那凹處的輪廓是曲線玲瓏,好像能透視女人那道誘人的肉縫。

  「好性感哦!」他想著,不由得吞了一下口水,同時也產生另一種欲望:趁她睡得正香,偷偷干她一次…也許很有趣!「

  潔如今年二十三歲,二十三歲的女人本來應該是很熱情的,也是敢於主動要求丈夫性交才對,可是她不是這樣,她對房事非常被動。

  這不祇是因為她的性格內向,還因為她成長的家庭本來就是男尊女卑的,從小就受到個性善良的母親影響,長大后仍然保持著這樣的態度。

  她從來不會主動的向丈夫要求做愛,這種情形使逸華很感失望!但現在他已欲火焚身,他反常的把頭鉆入潔如的胯下,扛起她的腿在自己的肩上。

  潔如被她搞醒了,她驚訝的說:「你要做什么嘛!啊!那處髒嘛!別這樣啦!」逸華的舌頭在舔她的腿縫,一陣羞恥心使她用力扭著屁股。

  潔如的嬌軀顫動一下,用手推他的頭,輕聲地說:「噢…不要嘛!」逸華感到驚訝了,因為他也從來沒有聽妻子說過「不要」,一向以來,她雖然不主動,但祇要丈夫有需要,她就會順從地默默奉獻。

  現在因為覺得丈夫的行為有點兒反常,所以她渾身不自然,不得不出聲婉拒。

  「今晚你好像多了點情趣哦!這樣玩才有意思嘛!」逸華把她的內褲扯到到一邊,乾干脆用舌頭在她陰唇的上下亂舔,弄得她柳腰款擺,渾身不自在。

  逸華暗地里好開心,一向保守的潔如,總是默默任她干,今晚這樣扭扭擰擰還是一次,這使得他更興奮了:「今晚我們玩」狗仔式「!」「你…你在說什么嘛!」潔如露出驚訝的表情。

  「是這樣的,你趴在床上,把屁股抬高起來。」順從的潔如聽到丈夫的吩咐,就把身體翻過去趴在床上。

  色不迷人人自迷!濕潤的內褲緊貼著兩瓣肥肉,妻子的誘人體態,已經不自覺的在挑逗著她的丈夫。

  「噢!」潔如輕輕叫了一聲,小小的內褲被丈夫拉下來,渾圓屁股露出來,逸華繼續把三角褲沿著大腿。小腿,直向從腳尖脫去。

  「不要這樣嘛!羞死人了!」潔如扭動著四腳爬爬的身體。

  「潔如,都結婚幾年了!你怎么還是這樣啊!我們是夫妻嘛!難道做愛都不行?」

  「你今晚怎么啦!干嘛一定要讓我扮狗,這個樣子很難為情嘛!」「有什么好害羞的,不過是一般夫妻的平常事嘛!你一向都很順從我,所以我們的夫妻房事好單調,閨房樂趣實在太泛味了!」「啊!別這樣搞了,你這樣摸人家,我受不了嘛!」潔如在低吟,因為這時逸華一面和她說話,一面把手從潔如的屁股縫里穿過去,在潔如的腿縫和肉唇間亂挖亂掏。

  潔如趴在床上抓緊床單,抬起的屁股扭動著,她意欲避開男人的手指,光滑的背脊左右擺動,兩個倒吊鐘似的大乳房也在亂搖。

  「哈!原來我老婆也是性感小野貓!」逸華興奮的把兩根手指插入到潔如內縫。

  潔如不知在嘴里滴咕什么,她雙肩不停顫抖著,肉洞里已經溢出汁水。

  逸華的手指在里面抽動,潔如鼓著嘴巴,發出分不出是深呼吸還是喘息的聲音,她好像有點兒不支了,上身俯下,把臉緊緊的貼在床單上。

  散亂的秀發披頭蓋臉,她的嘴開了又合,舌頭舔了下櫻唇,好像很饑渴的樣子,還肉緊的皺起眉頭,那種表情和平時的端裝的妻子完全不同。

  逸華看到妻子欲望橫生,興奮的把嘴湊過去舔她的陰戶。

  「你…你在做什么嘛!別這樣,太變態了!」在潔如來說,雖然對方是丈夫,但對她做出這么荒唐的事,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驚慌的閃避著。

  「你別躲開,等一下馬上就會舒服了。」逸華抬起身體,手持陽具做出準備插入的姿勢:「把屁股再抬高一點,我要干你了!」「不…不要!你這樣粗魯…我會怕!」

  「沒啥好怕的,這樣才好玩哩!快點把屁股抬起來。」逸華早就知道潔如的陰道口生得比較低,平時所用的一般姿勢,總是還有一小段涼在外面,沒能盡根插入。

  「今晚無論如何也要試一試了,」逸華早有這樣的想法,此刻下了決心,他慢慢撥開妻子濕淋淋的陰唇,龜頭一擠,「噗哧」一下進入溫軟的腔道里。

  潔如竭力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她四肢輕微顫抖著,覺得比平時被插入時要好過些。

  「啊!進來了!你漲得我好厲害!」潔如一面哼一面叫:「啊!好粗,插得又深,好像和以前不一樣哦!啊!」

  「和以前不一樣嗎?哈!這樣才好玩吧!」

  潔如覺得這時自已的陰道里比平常被正面插入時更充實,她不禁哼道:「啊…為什么會這樣緊?我好像被你擠得好漲!」

  逸華沒答話,繼續對她狂抽猛插著。

  潔如的反應完全和以前不一樣,她繼續叫道:「太緊…不要了!你先停一下,不要動啦!好漲悶嘛!」

  「你居然也會叫床了!既然已經有這樣好的感覺,怎么能停下來!」「但是我…我好像被你塞得喘不過氣來。」

  「不要多說話,快乖乖的挨插吧!」逸華認為潔如祇是分不出快感和辛苦而已,婚后她祇把行房當作履行對丈夫的義務,好像自己還不知道其中的好處。

  「潔如,愈是有擠迫的痛苦,快感就越強烈!」逸華拼命的扭動腰部,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妻子的陰道里拼命抽送,潔如祇好咬著牙挨插,她抓緊床單發出呻叫。

  「不要…啊…啊!我快要被你插死了!」隨著肉棒在陰道里的摩擦,潔如的哼聲也變得斷續了,她扭擺著屁股,幾乎是哭著求饒道:「不要啦!放過我吧!」可是逸華沒理會,反而更加用力的抽插,望著自己那條粗硬的肉棒在妻子豐滿的屁股溝間進進出出,逸華更來勁了。

  「這樣真好玩,以后要經常用后面插入了。」逸華狂抽猛插,很快興奮了。

  「啊!我要噴了!潔如!這樣玩太好了!」

  潔如祇是發出低沉的哼聲,乖乖挨插之余,還不自覺的把屁股迎過來!逸華感到快要爆炸,在無法忍耐的時候,拼命的把肉棒插入到潔如陰道的深處,精液疾射而入。

  「啊!好舒服!」他貼緊妻子屁股,雙手抓住奶房猛烈射精,也沒顧得看她有什么反應,直到射出最后一滴精液,才深深吐一口氣,全身軟綿綿的壓在潔如的后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