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被喪尸怪物強奸
被喪尸怪物強奸
吉兒是名STARS 現役隊員,他們是奉命前來調查整個事件源由的,只是因為種種情況或者說不幸,現在吉爾只能暫時獨自面對這個城市。她是名軍人,有著 良好的職業素養,長期的訓練加上執拗的個性讓她在沒找到答案前是不會退縮的。 何況那些血光下的戰友也不允許她退縮。她在潛伏偵察和絕境生存領域的能力遠 超常人。但即使是她,在面對那些異境時,都顯得如此的束手無策。剛才為了收 集源病毒體,她在一個狹小的道口被三只變異狗伏擊了要不是良好的體能和素質 讓幸運之神再次眷顧了她后果真得不堪設想。此時冷汗止不住地從額頭滲出飽滿 的胸口起伏不定,似乎要吸進更多的空氣才能將慌亂和恐懼平復斜靠在這昏暗卻 能提供暫時安全的屋子里吉爾盡可能的去松馳她那緊繃的身心。誰都有害怕的時 候只是少部分人更懂得如何控制自己,吉爾顯然深諳其道。在稍做休整后這個孤 單的身影再次向黑暗的過道摸索而去。

  要找病源體就要找到病毒加工的源頭它一定位于這座城市不為人知的某處。 也許恰恰是一個平凡的再正常不過的街角便是那扇通向地獄的大門。

  吉爾謹慎的邁著小步貓腰來到一堵墻后多年的訓練讓她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一 絲不安。前面的街角似乎有什么東西她小心的隔著墻向那邊張望著。耳旁突然傳 來乒的一聲巨響那是散彈槍的聲音這種武器在近距離的殺傷力誤庸置疑。猛然間 一個人影帶著一抹紅色被拋了出來是的被拋了出來畫著弧線撞在了路邊的一堆竹 簍里。如果不是有所緩沖這一下就會損了命。倒在地上的是個男人他掙扎著試圖 站起而另一個步步逼近的身影讓躲在暗處的吉爾驚呆了。天呢……那是什么東西 渾身慘白的皮膚泛著絲絲青色紅色的肌肉纖維和血管猙獰的混在了一塊健碩的四肢匍匐在地上尖銳 的爪子似乎瞬間就能將人撕成兩半;在它蜥蜴般的腦袋上有三個鵝卵石般的突起 是三只眼睛讓人惡心膽寒的眼睛。吉爾的頭腦有點發懵,造物主怎么會諦造出這 么一個可怕的生物。

  怪物的右肩上有一片爆炸性傷口白色紅色的液體翻滾著混成一片滴答的體液 冒出綹綹青絲那一定是散彈槍留下的的痕跡。怪物顯然憤怒了它氣急敗壞地用三 只白眼死死的鎖定在男人身上下喉結發出地獄般的咆哮聲身體同時開始收縮像弓 一般只待給男人致命一擊。男人胸口上的鮮血夾雜著上衣染成一片五官因痛苦扭 擰在一起。他顧不得傷痛,努力調轉槍頭他要瞄準。此刻,右手的散彈槍是他最 后的希望與抗爭……怪物龐大迅猛的身型像支箭魚貫而出。它要撕碎男人的身體用它那狹長尖銳 的爪子從男人的身體里掏出那甘美的血和肉。剎那間右側的一顆點47毫米子彈帶 著勁風呼嘯著卷了過來吉爾恰到好處的精準的擊中了怪物頭部與此同時男人的散 彈槍暴發了。

  怪物健碩的身型瞬間倒了下來四肢不甘的抽搐著像似在表達被人偷襲后的不 滿。

  啊,好在出手及時。吉爾快步來到男人身旁但見他胸前碗大的洞口,眉毛不 自覺得擰在了一起。也許終究還是晚了一步,吉爾內心泛起一股無力感在這個城 市的所見所聞都是生命的渺小和脆弱,自己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男人吱唔著想對吉爾說些什么但掙扎了兩下卻把右手指向前面不遠處的一扇 卷門。吉爾抬眼看去那是一道平民超市的入庫后門斑駁又整潔無聲無息地和周圍 寂靜的環境融合在一起 .男人的左手顫顫巍巍的從褲袋里掏出了什么眼里含著希 望。吉爾趕忙上前捧住他的手那是把鑰匙,再看男人他的眼神開始渙散了這個世 界的顏色在他眼中逐漸平靜的暗淡下去。

  生命有時候就是這樣拼盡一切只為用鮮血和希望去尋找另一扇門。吉爾背起 男人留下的散彈槍來到了那扇斑駁的門前……這里乍一看和一般的超市庫存區沒什么不同只是陳設的貨物似乎有些年月以 至于空氣中隱隱地有股腐朽的味道。微涼的輕風夾著濕氣拂過吉爾的臉旁吉爾馬 上意識到這股氣流是來自地下室的某處。她有有種感覺亦或許是種職業稟賦,吉 爾覺得應該找到這股風向的源頭也許里面隱藏了什么也許那里和心中的問號的確 有某種聯系。她義無反顧地摸了進去。

  昏暗的過道陰郁的墻拾階而下濕氣愈來愈重只有自己的腳步聲敲打著靜寂的 四周。

  轉過彎眼前豁然開朗是一個開敞式的大庭從遠處望去有很多大型的玻璃容器 里面似乎承載著什么吉爾在這個位置看不太清。機械臂從上方懸垂而下連接著一 個又一個的容器,這里除了幾盞照明燈沒有其它光源機器沒有能源供給指示燈黯 淡無光這個車間也許停置了很長一段時間,吉爾這樣想著。

  她繼續往里深入四面懸垂的機械臂和墨綠的容器瓶像是一尊尊陰冷的雕像包 圍著她擠壓她整個空間帶著壓抑讓她的心頭泛冷。這些鬼瓶子里裝得是什么么吉 爾忿忿地想著。若大的容器大小剛好裝下一個人。裝下一個人?吉爾心中的寒氣 不禁被自己的設想放大了。她踮起腳尖伸長手臂努力把容器上的污跡拭去。容器 表面漸漸泛起白光里面墨綠的溶液透過器壁映射出吉爾那張俏麗堅毅的臉。仔細 觀察吉爾發現器瓶內有三個白色的圓點它們就像是天然鵝卵石透著讓人琢磨不定 的神采。只一瞬間那三個白圓似乎聚焦在一起只對著吉爾的臉老有興志地注視著 她。它是活的?吉爾驚懼著后退了一步,不白點并沒有動,是錯覺,但是心中的 不安感為何越來越強烈?與此同時,器皿的表面猛然掠過一片黑影吉爾敏銳地捕 捉到了電光石火的瞬間下意識的做了個側向翻滾。嘩的一聲,器皿被強大的沖擊 力削去了一半里面的溶液濺了吉爾一身。此時此刻已經顧不得容器里有什么了吉 爾本能做出最大程度的連續翻滾動作同時抄下掛在背上的散彈槍朝著身后寵大的 背影就是一槍。嗚嗚的低鳴聲傳了過來傷痛阻擋了黑影的身形同時給了吉爾喘息 的時機,騰挪起身一氣呵成吉爾頭也不回的向遠處的過道跑去。

  ……

  應該和襲擊男人的怪物是同一種類為什么這里全是這種讓人惡心的東西那些 容器內裝的都是這種東西嗎?下一步應該怎么辦?地下容器庫還有什么秘密?但 是,輕易是去不得了。還有這該死的溶液她現在才感覺到這滑膩膩的液體冰冷的 附著在她的皮膚上透著一股芬芳還有種潮熱感。可惡!吉爾此時的大腦很亂她需 要一個暫時安全的地方讓自己平靜下來理清思緒。

  在靠近出口的地方吉爾順著貨架爬進了一個通風口這里居高臨下視角大也不 易被發覺,這讓吉爾有了短期的安全保障。也許是劇烈跑動的因素又或許是天氣 悶熱的原因呆在通風管里的吉爾渾身都有種燥熱感。這股火熱順著脖頸間的汗腺 一直延伸到全身,原本豐滿挺碩的胸部變得更加怒突白皙的乳肉將上身的藍色束 衣撐成兩個椰子般的弧度并隨著呼吸上下顫動 .兩顆乳頭傲慢的凸起著,猶如兩 顆飽滿的豆子讓人憐愛。吉爾蜷起身體左手忍不住的按住下身因為下體的灼燒感 更為強烈帶著酥麻讓吉爾本能的感到某種期待和騷動。渾圓肥美的臀部隨著身體 的扭動曲線畢露修長緊實的雙腿交織在一起仿佛要將身體中的渴望瞬間釋放出來。

  我這是怎么了怎么會在這種地方做出如此舉動吉爾的大腦里還殘留著一絲清 明難道是那液體?見鬼我……我必須馬上離開這里。優秀軍人的素質和身體潛能 讓她恢復了一定的理智,她繼續順著通風口匍匐前進 .沒多久,吉爾似乎已將剛 才的騷動和躁熱丟在了一旁。只是吉爾還不知道她身體所出現的某些變化已經開 始逐步超出了她的預期。

  是的在那一刻吉爾的身體開始散發出某種若有若無的芬芳隨著剛才身體的躁 動這股香味變得更加濃郁。只是作為香源的主體吉爾本身根本意識不到。這種芬 芳就像某種強烈的暗示和引導黑暗中的某些東西開始逐漸向這邊涌了過來。

  不遠的前方出現一道強烈的亮光在已適應昏暗的吉爾眼里那是明確的出口信 號。心中蕩起些許喜悅的同時吉爾加快了匍匐前進的節奏而且不知從什么時候開 始她覺得自己的氣力似乎變得源源不斷。

  啊光明當夕陽的柔光溫暖的傾瀉在吉爾的臉頰上,安詳和喜悅洋溢在她的嘴 角上。她立馬打開通風口支起身探出半個身子試圖從里面爬出來。然而驚懼就在 此刻發生了,有一股力量緊緊吸住了吉爾的雙腿把她一點點往里拉。寒意瞬間遍 布了吉爾的身體她本能的雙手支撐著通風口努力要將自己從這股力量中解放出來。 這是一個相當尷尬的時刻,吉爾做不了任何有效的反擊性動作好在對方的力量似 乎與此時的吉爾不相上下讓吉爾的身體始終有一半露在外面。

  那又是什么東西吉爾看不到從觸覺上傳導的信息來看那更像是某種黏液。她 雙腿使勁的蹬踢都沒有打在實體上,感覺下身像似在膠水中游泳。對在膠水中游 泳……那黏液似乎相當不滿足目前的戰果沿著吉爾的小腿逐漸攀上了大腿。吉爾感 到形勢更加嚴峻奮力扭動腰肢力圖去打破現有的被動局面。突然一陣酥麻的灼熱 快感從下陰處直沖腦門像高壓電流般刺激著吉爾的腦神經。那是黏液從體腔內伸 出某種類似吸盤的觸手居然精準牢固地吸在了吉爾的陰部上。噢上帝它在干嘛。 吉爾差點就方寸大亂她咬牙忍受著俏臉憋得通紅。胸前兩座怒突的美峰因劇烈的 呼吸上下起伏著。從外側看一個發鬢繚亂的美女正半趴在通風口上面無助的扭動 上身臉上表情怪異又滿足也不知道是痛苦還是亢奮。

  吉爾感覺她的下陰部位像被一把平頭圓角梳死死按住并來回撕扯。那東西隔 著褲子每動一次,她的大小陰唇和陰蒂都會隨之上下翻滾。更要命的那玩意現在 正吸住自己的底褲拼命向下拉扯,一時間褲子的膨脹力再也無法抵御觸手的拉力 頓時被拉出一個大洞。「天呢不要」吉爾驚慌失措的喊了起來。一觸到吉爾真實 的肌膚觸手動作顯然急切起來。從吸盤的口器中突兀地又伸出一根柔滑又不失硬 度的副肢毫不猶豫的進入了吉爾的體內。不……哀鳴從吉爾的心底升騰起來她萬 萬沒想到有一天會被一只不知名的甚至連樣子都不知道的怪物侵犯。

  內心的刺痛讓吉爾的抵抗力量瞬間減弱身體頓時被黏性的力量吸了進去。就 當她萬念俱灰以為自己整個身心都要被吞噬時,一股更強大的力量突然拉扯著她 的上衣和手臂又把她的上半身拽了出來。吉爾一時有點茫然不知所措本能的抬起 臉頰想看看危難關頭是誰拉了她一把。迎面而來的卻是股撲鼻的惡臭隨即映入眼簾的是張腐朽破敗的臉一只空洞黑色的眼眶了無生氣另一只丑陋 白色的眼球正貪婪的注視著自己。

  上帝,如果這個世界上有地獄吉爾相信此時她就在地獄的第十九層。

  喪尸強有力的拉扯讓吉爾的上衣豁開一道大口豐腴白皙的乳肉再也裹藏不住 大半個脫跳出來。潔白挺拔的山峰隨著慣性前后激蕩顫顫悠悠的泛起陣陣乳浪。 早已突起的乳頭在夕陽的照射下像顆粉色櫻桃散發著誘人的氣息。喪尸哪里還把 持得住。它張開潰爛的大嘴呼得一口就把櫻桃和白嫩全含了進去。甜膩的乳香夾 雜著吉爾身上特有的芬芳立馬占據了喪尸殘存的神經系統。它非常享受這股甜膩 和柔嫩更加貪婪的攫取忙不迭的在吉爾胸前兩處桃峰上肆意啃食。兩只手同時環 住吉爾的背部上下擾抓著恨不得要把吉爾撕碎。

  另一邊的黏液觸手依舊埋頭苦干假肢緊伏在吉爾陰唇上來回磨吸,吸嘴上的 副肢雖然不粗長但是進出的頻率相當快急切的攪動使得吉爾的陰道猶如澤國一片 汪洋。現在吉爾的身體遭受里外夾擊上下失守。一時間,那股熟悉的灼熱感充斥 著她每一寸肌體酥麻的快感跳躍擁抱著她。柔美的身體小幅抽搐著現出淡淡的朝 紅。啊誰來救救我吉爾無力的呻吟著,晶瑩的汗水大量滲出,這帶有濃郁芬芳的 汗水是最好的催情劑,讓怪物的感觀愈加亢奮。吉爾的抵抗意識早已渙散任憑兩 只丑陋的怪物在她身體上縱情馳騁。一時間下面的啪啪聲,胸口滋滋的吮吸聲此 起彼伏。

  沒多久吉爾的上衣幾乎被喪尸揉碎白皙的皮膚泛起若干條青紅的抓痕。喪尸 可不懂什么憐香惜玉。

  它不停的吸吮抓糅著吉爾白嫩的山峰乳房激蕩的柔美和甘甜讓它瘋狂雙手胡 亂的在這具美艷的身體上摸索著昂揚的陰莖像個斗士在吉爾的上身左突右撞,它 的下身急切的想找到突破口卻總是找不到頭緒。喪尸體內更多的欲望讓它變得煩 躁,它猛的抱緊吉爾向外拉扯。吉爾嘴里的呻吟聲瞬時轉變成痛苦的嘶叫因為兩 方受力吉爾感覺自己的腰椎要斷了一般。喪尸的力量如此猛烈,一下子就把吉爾 連同怪異的黏液一同帶了出來。就看見吉爾的下身被一種藍色的液狀物質包裹著 形如小山丘般的身體上搖晃著幾條布滿吸盤的觸手猙獰可怖。有意思的是觸手裸 露在陽光下的吸盤開始冒出青色絲煙這種強烈的灼燒感讓它放下了吉爾,并把探 出的半個多身體迅速縮回了通風管轉眼間便沒了蹤跡。

  喪尸此時的心情看上去特好它咧著嘴露出貪婪的笑,沒有什么比獨享眼前這 具美肉更讓它興奮的了。它粗暴的把吉爾翻了個身讓她的屁股正向自己。那肥美 圓潤的臀部立刻勾勒出一個完美的桃形吉爾結實修長的雙腿無助的敞開著褲底沒 有了寸縷最隱秘的部位毫無保留的裸露在外。這樣赤裸的誘惑讓喪尸不能自已, 一雙手抓住兩片富有彈性的臀肉,對準那茂密的桃源處就是狠狠一擊。「啊,不 要」吉爾忍不住叫喊著,本能的扭動著豐滿的臀部想要從喪尸的的魔爪下掙脫出 來。豐盈多肉的臀部溫熱又富有彈性,這樣的扭動摩擦,激起了喪尸更多的快感。 它樓住吉爾的腰,讓她能夠掙扎又不至于完全掙脫,盡情享受著這香溢滿懷的扭 動。吉爾的陰道狹窄緊實雖然在通風管里已經蜜液橫流但是喪尸的下體因受阻只 插入了半截。濕潤柔嫩的陰壁傳導出的舒爽感讓喪尸忍不住咆哮起來,它狠狠的 抵住吉爾的腰枝再度發力這回陰莖一下子沖進了吉爾子宮的最深處。吉爾最后的 防線崩潰了強烈的快感和痛楚讓她最大限度地弓起了腰無助的甩動著長發就像是 在配合著喪尸的奸淫。怪物每一次的抽插都讓吉爾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哀號。噢 不!快出來吧它太粗大了『吉爾感覺自己的下體快要被撕碎了。此刻她全身綿軟 無力除了痛苦的呻吟,跟本沒有反抗的能力。也不知過了多久吉爾的陰道才開始 適應了這種橫沖直撞。快感一點點蓋過了痛楚酥麻感再次占據了她的意識,她覺 得自己被置入了云霄任憑強力的抽插帶著自己在云雨間起起伏伏。

  即使是在背后,依舊能看到吉爾白碩的乳房隨著抽插上下翻飛,那蕩漾的乳 波讓喪尸想起剛才那種彈手柔滑的觸感,那感覺太棒了,它迫不急待的把吉爾的 后背抵在一側的墻上騰出雙手拼命抓捏吉爾胸前的碩乳。即使只有一只眼,也能 享受乳房受力幻化的美感。觸覺視覺的沖擊和吉爾的呻吟聲讓它極為滿足。手上 施加的抓力更大了,似乎要將乳房擠出水來,沒多久吉爾飽滿的胸膛就已經紅跡 斑斑。此時的吉爾意亂情迷顧不得胸前火辣辣的疼痛本能的挺動腰肢在對方腐爛 的身體上摩擦著她的四肢牢牢的蕩在對方身體上任由喪尸瘋狂的對自己的身體上 下齊攻。兩人的性器伴著白色的液體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啪啪的撞擊聲一次比一次 猛烈。吉爾感覺自己快瘋了眼前的喪尸似乎已經不再是怪物而是那長久不見的甜 蜜戀人。

  隨著吉爾身體的迎合,陰道內部呈現出有節律的顫動和收縮,這給喪尸帶來 更大的快感和刺激。它鉗子般的雙手緊緊勒住吉爾豐滿的臀肉,下體則像臺打樁 機一樣一下一下把吉爾的身體牢牢釘在墻上;龜頭上傳來的無邊快感使它再也抑制不住想要暴發的沖動,嗚嗚的嘶吼聲不 間斷地從喉下結處迸發出來。終于一股極強的激射從喪尸下體傾瀉而出似乎要將 吉爾的整個子宮沖破。這次的暴發太強烈以至于吉爾不停的扭動紅潮的身體想要 掙脫這股不可承受的沖擊。喪尸哪里會放開她死命的壓在吉爾的身上體內腥臭的 精液一波又一波的注入到吉爾身體的最深處。此時的吉爾最大程度的向后弓起上 身,扭曲的俏臉不停的左右搖擺著,四肢開始出現強烈抽搐的癥狀,意識似乎從 身體里被抽走了,過度的亢奮讓她像昏厥了一般 .喪尸依舊在射精吉爾子宮壁強 烈的收縮帶給它無以復加的舒爽感充滿彈性滑嫩的身體,濃郁芬芳的體味俏麗迷 人的臉痛苦哀怨的眼神這一切都讓它欲罷不能。它現在僅有的思想就是要徹底占 有這具香艷的女體,讓自己的精液徹底灌滿她的身體射死她它要活活射死她……不知什么時候天邊的夕陽已經大半個躲在地平線下烏云讓原本昏暗的傍晚變 得更加陰郁。寒風卷起塵沙,帶著讓人作嘔的腐臭和腥味在城市上空翻滾。

  吉爾打了個激靈她醒了。映入眼簾的依舊是那張破敗的臉,只是左側的獨眼 不再猙獰,整個潰爛的軀體相較與之前更加的萎靡干裂,只有身上的臭味更濃烈 了。吉爾厭惡地去推開它,只是這一下才發現兩人的下體依舊緊密的連接在一起。 剛才遭受的凌辱和羞憤一股腦兒的涌了上來,吉爾憤恨的一腳踹了過去……喪尸 的身體頓時像被削斷的木偶,斷裂的部分轟的一下砸在了對面的墻上塵土飛揚。 吉爾有點納悶由于羞憤,剛才那腳她使出了全力但是效果之強有點意料之外。

  此刻吉爾才開始留意自身身體的變化。她的束衣早已破敗不堪,傲人白嫩的 雙峰隨著平穩的呼吸緩慢起伏著。皮膚上的潮紅已經退去整個身體依舊泛著圓潤 白皙的美。有意思的是,剛才身體上腥紅的抓傷已經完全消散看不到一點疤痕。 要不是眼前的半截尸體和破敗的衣束仿佛之前的一場瘋狂揉虐根本就沒有在她身 上發生過。

  究竟是怎么回事?

  怪物為什么瘋狂的想和自己交媾?身體的自愈能力為什么突然變強了?力量 也提升了?重要的是自己的身體已經和尸毒有了頻繁接觸,但到目前為止沒有任 何的尸化特征。難道都是因為那容器內的液體……吉爾下意識的再次看著自己的 肩膀和胸口,哪里還找的到半點墨綠液體的痕跡,只怕早已滲入皮膚和身體融為 一體了。

  眼前的形式讓吉爾有點無奈,之前的地下倉庫必須再去一次,不管那還有多 少潛藏的危險,至少能找到問題的部分答案。當然,在去之前她必須充分的準備 一下至少先給自己找套衣服。吉爾這樣想著撿起了丟落在通風口旁的散彈槍消失 在逐漸昏暗的夜色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