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少婦初賣
少婦初賣
小圓結婚后,跟老公雙雙回到了小圓的家鄉,在縣城開了一家日用品代銷店。但是,代銷店收入微薄,只能維持生計。小圓并不安心過這種貧困無聊的日子。一天,她在街上碰見了多年不見的女友李芳,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原來土里土氣的李芳現在卻一身名牌時裝,脖子上還掛了一部精美的手機,這令小圓羨慕不已。李芳對小圓說她在南寧市工作,月收入3000多元,還勸小圓:「你現在年輕漂亮,跟我一起干,一定可以賺大錢的。」經不住李芳的游說,小圓動心了。2000年春節剛過,她徑直跑到南寧找李芳。

  見到小圓,李芳非常高興,當晚就帶她去看上班的地方。直到這時,小圓才明白,原來李芳所說的賺大錢是做三陪。小圓有些猶豫了,但經不起李芳的反復勸說和金錢的誘惑,她在娛樂城當起坐臺小姐,騙家里的丈夫說在南寧做服裝生意。

  開始的幾天,小圓很是不習慣。每天晚上,她隨李芳來上班,李芳經常將她介紹給她的一些回頭客,看到他們都象很熟悉,而且的特別親熱,心里很不舒服。

  而她坐臺時總是扭扭捏捏的樣子,客人總是感到不高興,也沒有回頭客。所以,回到住處后,李芳總是說她應該開放一些,隨便一點,既然干這行,就要適應,否則怎樣才能賺到錢。

  在李芳的開導下,小圓逐漸的適應起來。當客人親吻撫摸她時,她開始配合著。當遇到有素質英俊的客人時,小圓有時會真的動情,任憑客人對她的親吻撫摸,她則感到渾身開始難受,性欲要求增強,陰道會排出好多的淫水。而當客人親吻撫摸她的乳房和陰戶時,她則不自主的呻吟扭動著身體。但是,這樣每天掙的小費還是不多的,一般總在50元或者100元。

  一個星期五的晚上,小圓和李芳在一個包廂里陪李芳的回頭客和他的朋友。

  他們喝著酒,唱著歌,跳著舞,玩得特別高興。小圓讓客人親吻撫摸她的雙唇和乳房及摳摸陰戶蹂躪得特別難受,此時,她十分的盼望愛人張居在身邊將她的小逼瘋狂的操一陣才會舒服。散場后,李芳的回頭客與她們同坐上一臺的士回她們的住所,小圓在車上也沒有多問。

  到了住所,客人也下車同它們一起上樓,進屋后,李芳才說,趙哥今天晚上住在這里。小圓想說我怎么辦,但沒有好意思。

  晚上睡覺時,李芳和趙哥兩人當著小圓的面毫不掩飾地脫得精光上了小圓對面的床,小圓想閉燈,但叫趙哥的那位先生不讓,小圓只好順其自然。這一個晚上,小圓整整一夜沒有睡著,看了一夜的「黃色錄像」。當著小圓的面,他們緊緊的摟著雙唇長時間的親吻著,然后又互相親吻著對方的陰戶,李芳柔聲細語的呻吟和他們輕聲細語的談話一夜未斷。這一夜叫趙哥的那位先生將李芳的小逼操了三次,每一次都操近一個小時。而他們的陰莖與小逼操動摩擦聲、性欲高潮疊起時緊緊的摟抱滾動聲、相互狂熱的親吻聲及李芳被操舒服時的喊叫呻吟聲強烈的刺激著小圓,整整一夜使小圓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陰部沒有離開過。

  雖然小圓已經是結過婚的人,但是這樣的場面還是第一次見到,最后弄得小圓的陰道淫水不斷排出,搞得陰部粘呼呼濕淋淋的。

  早上,當那位叫趙哥的臨走時,給了李芳300元錢,李芳說了聲:「謝謝趙哥!」,并在那位男人的臉上用力的親吻了一下,叫趙哥的那位先生才戀戀不舍的離去。望著李芳手中的錢,小圓心里產生了一種不平衡的感覺。李芳幌著手中的錢對小圓說:「你都結婚了,也不是處女,應該想得開,讓男人操沒操誰能看出來,這種事既享受又掙錢多。你看,這一晚上趙哥把我小逼操得多舒服,這錢要坐多少次臺才能掙到。」說得小圓有些動心。

  后來的一天晚上,小圓陪一個氣質不凡象是很有地位的客人唱歌,她討好的緊緊的偎依在這位先生的懷里,而這位先生用手緊緊的摟著她,她將豐滿的乳房緊緊的挨在他的身上,當她的手無意的碰到先生的兩腿根部時,感到有硬硬的東西貼在小腹下面。這位先生比較文明,除了緊緊的摟著她沒有象其他客人那樣亂親亂摸亂摳。

  散場時,小圓拉著先生的手說:「什么時候您在來?」那位先生說:「我就住在附近的賓館里,如果沒有事,明天我再來。」小圓猶豫了一下,壯起膽說道:

  「今天到我那住可以嗎?」那位先生用驚訝的眼光看著小圓一連串的問道:「你在哪住?那里安全嗎?你陪我一夜要多少小費?」小圓滿臉緋紅地低著頭答道:

  「我住在自己租的民宅里,很是安全的,我……我剛出來做這行,除了我丈夫還沒有跟別的男人睡過覺,小費你看著給吧!」一著急,小圓說話有些口吃起來。

  那位先生面帶喜色地稍微猶豫了一下說:「可以,那我們走吧!」回到住處,那位先生看到室內有兩張床,疑惑的問道:「還有誰住這里?」「我的一個小姐妹,沒有關系,請您放心她不會影響我們」。他們正在說著,李芳推門而入,當她看到屋內的先生,驚訝的說道:「唉呀!我說小圓,你終于想通了,太好了!」說完轉過身對那先生開玩笑似的說:「大哥,我這小姐妹除了她丈夫可是第一次找男人操她,你可要悠著點,好好待她喲!」說完狡詐的笑了一笑轉過身去忙別的去了。

  小圓與那位先生坐到床上,她摟著那位先生,親吻著他,而那位先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李芳。「沒有關系,你們隨便玩,這很正常,不要怕我。」李芳笑著說道。看到那位先生有些尷尬,小圓對那位先生說道:「真的沒有關系,前幾天,她領來一個男人,他們倆點著燈操了一夜,我還看了一夜的黃色表演呢?」。

  聽她們這樣一說,那位先生立刻放下心來,開始緊緊地抱著小圓親吻著玩弄起來。

  小圓說:「我們脫了衣服上床吧!」那位先生點點頭表示同意。他們立刻動手脫得一絲不掛,雙雙爬上床緊緊的摟抱在一起。他們長時間的親吻著雙唇,將濕潤鮮紅的舌頭伸進對方的嘴里攪動著吸吮著。那位先生開始用手揉摸著小圓少女的隆起的柔軟的圓圓的肉呼呼雪白的乳峰,小圓她的小乳頭被他手指來回掐捏得挺立起來。

  此時,那位先生也滿臉緋紅渾身發熱起來,小圓柔情地瞥了那位先生一眼說:

  「大哥,我漂亮嗎?」「你真的好漂亮!」那位先生說著加速了揉摸小圓柔軟的隆起的肉呼的乳峰來。小圓「唉呀!」的心情復雜的嘆息了一聲,渾身微微的哆嗦了起來。這時,那位先生將被子掀開,由于沒有閉燈,他見到了閉著雙眼的任憑他擺弄的小圓的少婦的豐滿雪白細嫩的年輕女子玉體。

  他愛撫的從上到下摸著小圓的玉體,小圓顫抖著側著頭任憑他的撫摸。片刻,他又將小圓頭搬過來,開始了更瘋狂地對小圓的親吻。他親吻著她的額頭、面頰、香腮,他親吻吸吮著她的雙唇,他親吻著她的脛部,他親吻吸吮著她的美麗乳峰、堅挺鮮紅的小乳頭和平坦細嫩的腹部。然后,他又瘋狂的親吻吸吮著她的凸起的長滿陰毛的少女的方草地和陰部。

  那位先生將小圓親吻得雙腿夾起渾身扭動著,他用力的掰開小圓的雙腿,將頭埋在她的長滿方草的陰戶上,用手指分開小圓的大陰唇,瘋狂的親吻舔著小圓的肉呼呼的鮮嫩的陰唇和陰核及陰道口,不時的將手指插入陰道轉圈摳著。他發現此時的小圓的陰道口已經有淫水流出。所以,他開始一下下瘋狂的用舌頭使勁的舔著小圓的肉呼呼的鮮嫩的大小陰唇和陰核及陰道口,吞食著小圓陰唇和陰核上及陰道口流出的淫水。

  小圓此時開始用雙腿緊緊的夾著那位先生的頭扭動著臀部:「唉呀……我的媽呀……啊……唉喲……我好長時間沒有讓男人操了……快點操我吧……小逼里難受死了……」的呻吟起來。

  小圓用手攥住他的粗大的陰莖,渾身激動的顫抖著。「哎呀!你的牛子好大呀!操我的小逼里肯定會舒服,快上來吧。」小圓嗲聲嗲氣的說道。

  此時的那位先生掰開小圓的兩條腿,跪在中間,手握已經粗大硬棒棒的陰莖向小圓的陰道口湊去。他先把龜頭放在小圓的肉呼呼的鮮嫩的大小陰唇和陰核及陰道口摩擦著蹭著親吻了一陣讓它粘滿了淫水,然后放到小圓的陰道口用力挺著往里插去。「撲哧」一下,那位先生粗大硬棒棒的陰莖連根插進了小圓的濕潤光滑陰道里,小圓立刻感到渾身酥軟,幸福感傳遍全身。

  小圓激動得用胳膊摟著先生的脖子,張著口將舌頭送入那位先生的口中,讓他吸吮著;那位先生也不時的將他的舌頭送入小圓的口中讓她吸吮著。他此時才感到,小圓沒有生孩子的陰道里是那樣的緊而光滑濕潤,他粗大的陰莖在里面抽插操動時,她濕潤細膩的陰道將他陰莖裹得緊緊的而特別舒服。那位先生此時已經感到了女人小逼帶給他的幸福和快樂。真可謂:家花沒有野花香。

  那位先生繼續用力的抽插操著小圓的小逼,他感到小圓的小逼里淫水逐漸多了起來,「撲哧、撲哧、撲哧」的陰莖攪動小逼的聲音不斷響起。他性欲高漲,用胳膊支起上身,將頭抬起,用力的「啪、啪」的操了起來。而小圓此時也開始了連續不斷的呻吟:「噢……唉呀……媽呀……疼呀……小逼里好癢啊……你快點操啊……我的小逼受不了……你的大牛子太粗太大了……媽呀……你的大牛子怎么這樣硬……將小逼都要操壞了……唉喲……唉喲……媽呀……操死我了……你快使勁吧……我求求你了……」。

  此時的他加快了速度,用盡了力氣,更加使勁的操了起來。而此時小圓的呻吟更加厲害起來,她用雙腿盤在那位先生的腿上,手緊緊抱著他的臀部。「噢……親愛的……你的大牛子真好……操得我好舒服啊……唉呀……媽呀……快點……小逼里好舒服啊……你使點勁操啊……我的小逼難受死了……啊……我的小親親,你的大牛子太粗太大了……媽呀……你比我老公強多了,我的好老公,我是我親親的老公……你的大牛子怎么這樣硬……將小逼都要操壞了……唉喲……快點使勁啊……唉喲……媽呀……舒服死我了……你快點用力操小逼吧……我求求你了……啊……媽呀……我的小逼里太癢了……快點使勁用力的操吧……」小圓此時扭動著全身呻吟著叫喊著,陰道里跳動加強了,并伴著一下下的收縮。

  忽然,小圓渾身顫抖著緊緊的抱著那位先生,張著口嘴里「啊媽呀,我的媽呀」的叫著,陰道里一股股的淫水澆在了他粗大的龜頭上,而此時那位先生也渾身一下下的往前挺著,陰莖在小圓的陰道里一下下跳動著,將精子一泄千里地射在小圓的陰道里。

  完事后,他們都癱軟在床上,小圓身下一攤乳白的精子和淫水混合而成的濕淋淋的污物清晰可見。小圓輕聲的問道:「怎么樣,你的大牛子操得舒服嗎,我小逼使你的大牛子滿意了嗎?」,「太舒服了,滿意極了!」那位先生摟著小圓輕聲的答道。此時的小圓從內心講也是十分滿意的,她第一次讓除他丈夫以外的男人操她。意外的是讓別的男人操她就象是新婚一樣,這男人親吻她操她是這樣的瘋狂,而與自己的丈夫就好象是例行公事一樣,即你滿足我要求,我提供你需要,一點也不新鮮。而讓別的男人操,就感到特別的新鮮,特別是男人一夜操她三四次,使她高潮疊起實在是太舒服了。

  這一個夜晚,那位先生將小圓操了四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時間長,特別是早上,他將要走時,又舍不得的站在地上,將小圓拉到床邊,抬起小圓的兩腿操了足足超過半個小時才罷休。

  那位先生臨走前,將一沓人民幣放在小圓的手中說:「謝謝你,這一夜我很幸福。」,小圓將他送到門口親了一下說:「再見!」。關上門后,小圓將手中的錢一數,啊!整整1000元。小圓激動得跳了起來。

  后來,小圓和李芳經常將男人領回來,他們互相無所顧忌的向男人們出賣著肉體。有時小圓帶回的男人操完她后,想操李芳,那就要加雙倍的錢;而李芳帶回的男人操完她后,想操小圓,那也同樣要加雙倍的錢;為了使先生得到滿足并不使姐妹遭罪,這時,不管他們是誰領來的客人,她倆都一起上,讓先生盡快疲勞而休息。當他們都帶回的男人各自操完她們的小逼后,想互相換一下再操對方的小逼,那還是要加雙倍的錢。所以她們特別愿意這樣做,因為這樣做即不累,又享受,而且賺的錢還多,客人還感到特別的滿意。她們感到這是兩全其美的事幾個月后,小圓穿上了名牌時裝,個人存折上的存款也有了好幾千。2000年10月,小圓突然覺得身子有些異常,到醫院做檢查,醫生說她已經有了兩個月身孕。這讓小圓大吃一驚,這小孩應該是丈夫的吧!因為兩個月前她也正好回了一趟家,她抱著僥幸的心理想著,希望這個小孩是丈夫張居的。

  當小圓把懷孕的消息告訴給丈夫張居時,張居高興萬分,叫她辭去南寧的工作回家靜養。2001年6月,孩子出世了。張居抱著孩子,高興得整天合不攏嘴,對她更加體貼愛護,這卻令她產生了愧疚感。

  隨著孩子一天天的長大,小圓的愁緒也越積越深,她怕這孩子真的不是丈夫的,因為孩子怎么看都不像丈夫。這時的風言風語也多了起來,特別是張居的親朋好友,明里不說什么,但暗地里都說這孩子不是張居的。

  為了弄清楚到底孩子是否與丈夫所生,小圓偷偷的將孩子帶去驗血,化驗結果證實,她和丈夫不可能生出這種血型的孩子。這讓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后怕,怕總有一天丈夫知道真相后的打擊,因為深愛著丈夫和兒子,所以她無法同時面對這兩個她最深愛的人。她深為以前的墮落而愧疚,她的心靈無時無刻受到痛苦的煎熬。經過一番考慮,她決定離婚。

  不明真相的丈夫不同意離婚,不停地問小圓為什么?愧疚難安的她無奈之下,向大化縣人民法院起訴離婚,并搬回娘家居住。

  在開庭時,她終于一鼓作氣地把真相倒了出來。

  為了讓丈夫死心,為了減輕自己的罪孽,小圓與丈夫到區高級人民法院做親子鑒定后,丈夫終于徹底失望了,孩子真的不是他的。2002年8月15日,他們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