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媽媽幫我強奸了小姨
媽媽幫我強奸了小姨
小姨今年30多了,但心態和長相一點不像,我小時候她總想讓我叫她姐姐。

  小姨和我媽一樣,胸特別大,屁股也特別翹,但小姨身高要比媽媽高一點,而且平時愛穿高跟鞋,所以身材看起來還挺修長。小姨兒子是個弱智,而且又是跟她不愛的姨夫生的,所以小姨特別不喜歡她兒子,總會跟她兒子發脾氣,相反,因為小姨從小就和我媽親,再加上我長得還不錯,也特別靈,所以很喜歡我,對我特別好,總給我錢花。小姨特別疼我,也特別愛跟我鬧著玩。以前在一塊鬧著玩的時候,我總時不時的在小姨身上占點便宜,小姨只是笑罵我,也不多說什么。

  小時候我都認為媽媽對我都沒小姨對我好,但現在就不這么想了,畢竟我親媽給我肏. 「小姨,你和我姨夫要是實在過不下去就離婚吧,天天這么吵架,我都心疼你。」

  「呦,我外甥嘴越來越甜啦。我跟你姨夫離婚了,誰養我,你養我啊?」小姨現在心情平復了下來,看到我,跟我開著玩笑。

  「好啊,我養你。等我畢業掙錢了,我媽咱仨一起過。」我嘿嘿笑著說,并指了指我媽。這本來是當時一句開玩笑的話,沒想到最后真成了現實。

  「美得你,我跟姐兩個大美女跟你在一塊過,你還不得美上天?」小姨只是開玩笑,但在我跟媽媽聽來就不一樣了,我看見媽媽羞紅了臉。媽媽忙插話,說:「快中午了,我去做飯。麗霞,你吃啥,我出去買點菜。」「姐,隨便做點就行了,我不太餓。對了,姐,你給我找件衣服穿,我換一身,我啥東西都沒帶過來,穿這身在屋里太累了。」我細細打量了小姨的穿著,小姨穿的是一件粉紅色呢子大衣,在北方的三月外邊還特別冷呢。里邊穿一件純白立領羊毛衫,胸部顯得特別大。下身一件黑色短裙,腿上是一條黑色打底褲,腳上穿的是一雙及膝的高跟長靴。

  「你去我臥室衣柜里自己找吧,看哪件你能穿。」說著媽媽就要起身換鞋出門。小姨此時也起身走去媽媽的臥室。

  小姨進了臥室,我看到媽媽正彎腰換鞋,碩大的屁股對著我,我惡作劇的走到媽媽身后,扶著媽媽的臀,雞巴隔著褲子使勁在媽媽屁股上懟了兩下。邊動邊「嗯……啊……舒服」的輕叫著。媽媽換好鞋,拉開跟我的距離,轉身打了我一下:「干啥呢,小流氓。注意點,別讓你小姨看到了。」我嘿嘿的說:「沒事兒。」說完我也轉身回到了臥室。

  吃完午飯,媽媽就去午睡了,小姨讓我陪她聊會兒天,我倆就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聊天。我坐在沙發上,小姨在我右邊平躺著,腳挨著我,頭在另一邊。小姨穿的是媽媽的一件睡裙,屋里暖氣溫度挺高的,不冷,我也換上了一身球衣。

  小姨和我聊天,我時不時逗弄小姨兩句,小姨也時不時的抬起腿,用腳踹我兩下。

  她一抬腿睡裙裙底就會打開,我能看到她紅色的內褲。正好這時電視上播到了一個香艷的鏡頭,一對情侶在床上晃動著,我的雞巴在這種刺激下也漸漸的有了勃起的架勢,褲襠被撐鼓了一點。

  小姨看到了我的樣子,笑著問:「小伙子,想啥美事兒呢?」邊說邊用眼睛朝我褲襠這里示意。

  我尷尬的撓了撓頭,說:「沒想啥。」

  小姨別有深意的說了句:「小伙子,長大了啊,該找個女朋友了。」說完笑著起了身,「不跟你聊了,我也去睡會兒。」

  我只能坐在那里,尷尬的笑了笑。

  第二天早上,我被尿憋醒了,穿上鞋一溜煙跑到廁所,褪下褲子就開始尿。

  正在我尿的正爽的時候,門突然被推開了,小姨睡眼惺忪的就往里走,好像沒有看到我。我叫了一聲:「小姨。」

  「啊,你怎么在里邊,上廁所你也不關門。」小姨看見我在廁所里,慌著說。

  此時我已經尿的差不多了,但雞巴還在褲子外露著,小姨也看到了。還沒容得我說話,小姨又開口說:「尿完了就快點出去,我還等著用呢。」小姨倒沒感覺有什么不妥,反倒是我害羞了,我趕緊提上褲子,側身想從小姨旁邊出去。

  小姨看我害羞的樣子,忍不住又調侃我:「還害羞了,你身上哪兒我沒看過啊,小時候我還揪你小雞雞玩呢。」

  我尷尬的不知說什么好,趕緊跑出廁所回到臥室了。

  發生這兩件尷尬的事,使我都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小姨了。小姨在家,我也沒機會和媽媽做愛,所以吃完早飯我就找個借口回學校了。

  又在學校過了一周,轉眼間,就到了下個周六。爸爸這周六的下午就出差回來了,我估摸著小姨在我家待一周,也應該回家了,所以我上午就回到了家。回到家,就看見客廳里媽媽和小姨在裝東西。我湊上前去,問:「這是要干嘛?」我媽回答我,說:「你小姨今天吃完午飯就回去了。這是媽同事在老家給帶來的白薯,我給你小姨裝點去。」

  果然不出我所料,小姨今天要回去。

  「小姨,待會兒我送你去吧。」

  「好啊,有勞我大外甥啦。」

  我嘿嘿笑著沒說話。不一會兒,她倆就裝完了。

  我媽對我小姨說:「麗霞,你去屋里把你這兩天買的東西裝一下,看著別落下什么。我先去做飯了。」媽媽說完,小姨就向臥室走去。

  我忙跟到媽媽后邊,說:「媽,我幫你。」

  「一邊去,別搗亂,你小姨還沒走呢,等你送你小姨回來再說。」媽媽懂了我的意思,對我說。

  我不聽媽媽的話,直接向廚房走去。媽媽沒辦法,也進了廚房,我看到媽媽進來了,一把關上了廚房的門。關上門后,我一把抱住媽媽,雙手直接向媽媽性感的肥臀摸去。

  頭在媽媽耳邊廝磨著,說:「媽,想死我了。我又在學校憋了一周,實在憋不住了。」

  媽媽想要掙脫我,說:「現在真不行。等你小姨走了,你想怎么著都行。」「媽,我現在就想要。」我向撒嬌著說。

  「哎,真拿你沒辦法,一副急色的樣子。」媽媽看拗不過我勉強答應了。

  媽媽今天上身穿的是一件深V 的T 恤衫,下身穿的是一條長褲。聽到媽媽的話,我就要去脫媽媽的T 恤衫。

  「別脫了,麻煩。我把衣服掀起,把奶子漏出來,褲衩褪下去你就從后邊來吧。你也別把褲子全脫了,脫一半吧。」說著自己就去掀衣服。

  我看見媽媽開始動了,就自己解開褲腰帶,把褲子脫到了膝蓋處。

  媽媽褪下褲衩后,轉個身,手扶著水池彎下腰,說:「來吧,快點,做完我趕緊做飯。」

  我雞巴此時已經勃起了,用手沾了點吐沫,等雞巴濕滑點就向媽媽屄插去。

  因為與媽媽已經有多次的性經驗了,所以一下就插了進去。

  「啊,媽,好舒服……這幾天憋的我難受死了……」我一邊干,一邊拍打著媽媽的肥臀。

  「嗯……啊……」媽媽也輕聲叫著,不敢太大聲,怕小姨聽到:「兔崽子,輕點,別讓你小姨聽到了。」

  正在我們母子干的正爽的時候,我仿佛聽見了小姨的腳步聲。

  「姐,做飯怎么還關著門。」突然我們母子聽見小姨的聲音:「我那瓶粉底液你放……」

  廚房的門被小姨推開了,粗心的我竟然忘了上鎖,小姨目瞪口呆的望著廚房內衣衫不整的我們母子,話也只說到了一半……空氣仿佛都凝固了,我和媽媽都被嚇到,我的臉色慘白,媽媽和我的結合處還一直流著淫水,面對這個情形,也不知道該怎么向小姨解釋。

  「你們母子倆在干什么?」小姨打破了這寂靜。

  媽媽首先反應過來,沒顧得上整理衣服,聽見「啵」的一聲,媽媽掙脫了我的雞巴,跑向小姨去拉她。我還沒反應過來,愣在原地。

  「啊,姐,你要干嘛?」小姨看媽媽去拉她,慌著說。

  「傻愣著干嘛,還不過來幫忙。」媽媽向我喊著說。

  聽見媽媽的喊聲,我也清醒過來,雖然不知道媽媽要干什么,不過還是配合著媽媽抱住小姨。

  「捂住你小姨的嘴,別讓她喊出聲來。」媽媽命令著我。

  我聽了媽媽的話,捂住了小姨的嘴,小姨只能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音。

  「走,把你小姨帶到你臥室去。」

  我們母子二人合力把小姨弄到我臥室,小姨還在不斷掙扎。小姨穿的還是媽媽的一件睡袍,在我們拖拽的過程中,小姨身上的睡袍滑落,漏出了紅色的內衣。

  等進了臥室,媽媽又對我說:「把你小姨手綁上,堵住嘴。」「媽,用啥綁啊,也沒繩子。」

  「傻蛋,用床單啊。別綁太緊,要不把你小姨勒壞了。」媽媽說著,拿起枕巾把小姨的嘴堵住了。

  我趕緊找了條床單,把小姨雙手背到身后綁在一起,小姨雙腿還在不停扭動掙扎著。

  「快,你自己把褲子脫了。」

  媽媽這話又使我一愣,對媽媽說:「媽,脫褲子干啥?」「小混蛋,脫褲子還能干嘛?」

  我瞬間懂了媽媽的意思:「媽,這樣好嗎?」

  「只能這樣,你小姨發現了咱倆的事兒,要想你小姨不說出去,只能把她也拉下水,倒是便宜你小子了。」

  我嘿嘿笑著,馬上就把褲子脫了。小姨聽到我們母子的對話,嘴里一個勁的哼哼,好像要說什么話,媽媽轉頭對小姨說:「麗霞,別怕啊,沒事。」說著媽媽就扯掉了小姨的褲衩,媽媽怕小姨雙手掙脫開,從后面摁住了小姨的雙手。

  剛才這一陣折騰,我的雞巴早已軟了下去,對媽媽說:「媽,我雞巴軟了。」「小壞蛋,平時在我身上不挺硬嗎,這時候軟了。來,過來,媽給你唆唆。」我走到媽媽身邊,媽媽還摁著小姨的雙手,我把雞巴放到媽媽嘴里,媽媽扭著身子幫我口交著。在媽媽精湛的口技下,我的雞巴一下就硬了起來,對媽媽說:「媽,差不多了。」

  說著我從媽媽嘴里拔出了雞巴,壓到小姨身上,扶著雞巴在小姨屄口上蹭了幾下。

  和媽媽不一樣,小姨屄毛很少,不過肚子上又一道明顯的妊娠紋,陰唇還是粉紅色的,肉片有些小,我猜小姨應該很少和姨夫做愛。不知道是淫水還是掙扎時出的汗,小姨的屄口有些濕了。我的雞巴來到了小姨熱乎的洞口,先試探性的往前擠擠,然后突然一下插了進去。

  小姨悶哼了一聲,感受著我的雞巴插入到她的屄里,小姨的屄比媽媽的要緊。

  剛開始小姨可能有點疼,等疼痛勁緩過去后,小姨感受到了一股充實感。我的雞巴在小姨屄里來回抽送著,小姨此時來了感覺,卻不好意思發出聲音。

  當我每一次插到小姨屄的最深處時,都能感覺到小姨的屄在吸裹著我的雞巴。

  就這樣我快速的抽送著,頓時感覺后背一涼,有了射精的感覺,小姨感受到了我的動作,有些慌了,又劇烈的扭動身體,我沒有理會小姨,繼續使勁抽插,最后精液噴涌而出,一股腦全都射進了小姨屄里。小姨竟被我的精液燙到高潮,身體劇烈抖動,長長的悶哼了一聲,然后渾身癱軟。

  緩了一會兒,我聽到了小姨抽泣的聲音。

  媽媽對小姨說:「麗霞,我放開你,你不能大喊大叫。」小姨哽咽著點點頭。我忙給小姨松綁,并拿開了堵著小姨嘴的枕巾。然后不知所措的待在一旁。

  「姐,你們是在干嘛,你們竟然這樣對我,這是強奸。還射了進來,要是懷孕了,我該怎么辦。」

  「麗霞,我這也是沒辦法,你別怪姐啊。」媽媽一邊給小姨拿紙幫小姨擦拭,一邊說:「姐這就去做飯,你吃點。」

  「不吃了,我馬上換衣服回家。」小姨說著就下了床穿衣服回家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