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淫蕩公園
淫蕩公園
清晨的露珠在綠葉上打著轉,最早的一縷陽光已經從云霞中露出燦爛的光芒來。一夜沒睡的劉芯更顯出作為一個中年婦人的憔悴,一絲不掛的白花花身體在陽光下泛出屈辱的白色。

  雙手被用繩子反縛在身后,松弛下垂的乳房也被用繩子緊緊捆扎著,成了兩個不住晃蕩的肉球,而下體則更是被用繩子緊緊勒成了丁字褲一樣,因為綁著手肘的繩子被拴在那根高高的樹枝上,所以劉芯只能佝僂著背,蓬亂的長發散亂著在晨風中飄蕩著。

  而在她面前不遠處,同樣是個赤條條的高個子女人四腳朝地,象只狗被脖子上套著的項圈牽著,從那條鋪著鵝卵石的小徑緩緩爬來。

  這個女人看上去也不年輕了,但五官還算清秀,梳得紋絲不亂的頭發在腦后灣了個精致的發髻。

  比起體態已經略現臃腫的劉芯來,這個女人顯得纖瘦,根根肋骨都清晰可見,已經有了不少魚尾紋的眼睛同樣是一夜沒睡后的紅絲。

  她的屁股上滿是青紫的鞭子抽打的痕跡,隨著從樹葉中撒下來的陽光,可以看到她的身體不知是因為羞辱還是因為初夏早晨的寒冷而在不住發抖。

  “呵呵……”一陣銀鈴般的笑聲響起,牽著那高瘦女人的是個二十多歲模樣俊俏的同樣高佻姑娘,整齊濃密的黑發留在耳旁,那雙高挑的丹鳳眼使她看上去顯得干練而精明。

  姑娘一襲白色的長裙隨風飄蕩,當她們從那片小樹林轉過來向劉芯這里走來的時候,明顯的那姑娘加快了腳步,而那象狗一樣爬著的年長婦女或許是體力不支了,幾乎都夠不上那姑娘的步伐,脖子上的鐵鏈拉得筆直了。

  “芯姨,您這么早就來啦!”那姑娘還離著好遠就向劉芯打起了招呼,好看的嘴唇咧開時露出排整齊的牙齒。隨著她們的走進,一股濃郁的香水味道飄了過來。被那樣捆綁著都快一小時的劉芯此時都要筋疲力盡了,她扭動了下身體,身上那身臃贅的白肉也隨之抖動了下,蒼白的臉龐勉強地微笑了下。

  “老騷貨,你看芯姨多聽話,看來琪琪調教得不錯啊。”姑娘用穿著高跟鞋的腳踢了踢已經蜷伏在她腳下的那女人,那女人微微抬眼看了眼劉芯,又連忙把頭低了下去。

  姑娘也不再理睬那女人了,放肆的用眼光打量著被捆得已經開始全身冒汗的劉芯,那潔白的牙齒又露了出來:“芯姨啊,您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做錯什么啦,琪琪要把您綁在這里?”

  劉芯只覺得自己的手臂都快要酸麻死了,她盡力佝僂著自己的身體以減緩那繩索的壓力,當然也就顧不得回答那姑娘的問題了。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甩在了劉芯的臉上,“哦”的一聲,她痛苦地呻吟了聲,頭頂的頭發被那姑娘抓著,原本還算端莊的臉龐此時因為痛苦而扭曲了。

  “賤貨,本小姐問你話呢,裝什么啊?!”

  那姑娘的聲音一下響了起來,劉芯無法掙扎,更無法忍受頭皮幾乎被拉扯的痛苦,一邊痛苦地呻吟一邊斷斷續續地哀求道:“芯姨……沒怎么……是芯姨求……琪琪主人把……芯姨捆在這里的……”

  “哈哈……芯姨真犯賤啊!您不知道啊,這可是在外面啊,連衣服都不穿,您還要不要臉啊?”姑娘高聲地笑著,在這樣個早晨,她的笑聲顯得那么的刺耳。

  劉芯全身已經汗盈盈了,臉上更是因為羞澀而顯得一點血色都沒有。

  “主……主人……”突然,那原本蜷伏在那姑娘腳下的瘦女人怯生生地低聲叫了聲。同時,一張看上去更顯得儀態端莊的臉龐仰了起來,同樣很美麗的眼睛在陽光下發出興奮的光芒。

  “怎么了?老騷貨?”姑娘冷冷地看著她,那女人看了眼劉芯,仿佛下了很大決心似的,對那姑娘繼續說道:“求主人也把芬奴捆上吧……”

  “你說什么?”

  “芬奴求主人把芬奴也象芯姨那樣捆上,好嗎?”那女人繼續仰著臉,從她的神態和語氣都透露出股難以遏制的欲望。

  “就你,這條賤狗,也配和芯姨一樣?去你的!”那姑娘一抬腿,將自己那條修長的玉腿從那女人手中掙脫,一仰手,手中的鐵鏈在陽光下劃了個漂亮的弧線。脖子上套著鐵鏈的中年女人雙手只好抓住那鐵鏈以免被窒息,那姑娘象跳舞一樣拉著鐵鏈,爬在地上的女人只好高翹著臀部跟著那鐵鏈在地上開始了轉圈。

  “怎么了啊……”一陣略帶慵散的聲音傳了過來,正象拴狗一樣玩得高興的那姑娘一下停住了,原本臉上燦爛而高傲的笑容也一下凝固了。

  “做什么啊?芬姨想和那條母狗親熱下都不行嗎?”隨著那清脆而慵懶的聲音,一個嬌小玲瓏的少女從樹叢中轉了出來。那牽著鐵鏈的高個姑娘一下站立不動了,臉上漸漸涌現出馴順的神色。

  樹叢中轉出來的少女雖然濃妝艷抹,可依然掩飾不住她臉上的稚氣,柔長光滑如絲緞般的長發,袒胸露背的短裙,高及膝蓋的黑色皮靴,還有那涂成黑色的嘴唇和高高的假睫毛卻被她那雖然豐滿但看上去還沒完全發育成熟的乳房泄露了她的年齡。

  那根銀色的鐵鏈垂了下來,剛才還高傲的那高個姑娘此時卻溫順地跪在了地上,馴服地如同一頭綿羊一樣,再也沒有了那銀鈴般的笑容。

  “芬姨到底是你媽媽啊,一點血肉之情總要有的哦。”少女故作老成地慢條斯理地說著,一步一搖地踱著方步來到了那棵樹下,樹下三個女人眼睛里都涌出了渴望而順從的目光。

  “呵呵,你倒是得風便是雨啊~ 雅晴姐。”那少女來到了跪著的高個姑娘跟前,伸手在她那如剝光雞蛋般光滑的臉上捏了吧,那被叫做雅晴姐的姑娘獻媚地笑真,跪在少女的面前,柔媚地怩聲說:“好妹妹,本來就是嘛,我也想被捆著呢……”

  “哈哈,和你那母狗媽媽一樣騷啊,雅晴姐!”少女也同樣高聲笑了起來。

  “那你把衣服脫了吧”

  ……

  “嗯……”

  “哦……”

  “啊……”太陽一點點升起,終于高高地掛在了頭頂。

  那棵樹上,此起彼伏地傳出了女人們陣陣不知是欣悅還是痛苦的呻吟。

  赤裸裸的女人肉體在扭動,汗水在陽光下閃著晶瑩的光芒,身材豐腴的劉芯已經全身出了不知道多少汗水了,周身散發著股中年女人酸酸的體味,她的手已經從幾乎斷裂的疼痛到麻木了,她的大腿中間,那高瘦的叫芬姨的女人雙手被反綁,同時因為捆住身體和雙臂的繩索被和腳上的繩索拴在一起,使她的頭只能高高仰起,整個頭幾乎都埋進了劉芯那女性最隱蔽的地方,脖子上套著的繩索精致得使這個女人的嘴鼻根本就無法離開劉芯那已經蜜液橫流的陰戶,而劉芯的雙腳也被用繩子和那同樣被捆得如同個粽子一樣的高瘦女人捆得結結實實,這樣的姿勢伴隨著她們倆如同蛇般不住扭動的動作在陽光下形成了副另人不忍歲睹卻又其美無比的畫面。

  而在她倆的腳下,則躺著的是個長身玉立,散發著女性最美麗光芒的妙齡女郎,散發著動人心魄美麗的赤裸胴體和那頭烏黑濃密得秀發在五花大綁后更顯露出股綺麗而詭異的艷麗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