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我幫年輕房東少婦吸奶
我幫年輕房東少婦吸奶
上三年級的時候,我爸領著我去做親子鑒定,結果出來就跟我媽離婚。
  他走了之后,我媽也跟人跑了,如果不是我大伯,也許我要餓死街頭。
  自從親身父母拋棄我后,我變得沉默寡言,特內向,有點抑郁。
  上高中的時候,班上同學基本上都知道我的事兒,當著面罵我是野種,說我媽是婊子,我爸頭頂一片綠,有人還編順口溜嘲笑我。
  有一段時間我天天被打,也沒什么原因,就是打我圖好玩,反正他們也知道學校里沒人會為我出頭。
  我本來就性格內向,后來更自卑了,在學校里不敢和任何人直視。那段時間,我經常吃不飽飯,也更孤僻了,有時候一個月都不說一句話!非常壓抑。
  孟甜是我們班的班花,班上九成的男生都喜歡她。
  她和我不一樣,人緣很好,和男生女生都處得來,長得又白凈,說話輕聲細語,連老師都喜歡她。
  我就坐在孟甜的后面,每天看著她的背影時,是我一天中最快樂的時刻。
  我知道她是一只高傲的白天鵝,和她比,我連癩蛤蟆都不如。可是只是每天從她手里接過作業本,我都覺得很開心。
  我偷偷往她的桌子里塞糖,不過不敢讓她知道是我送的。孟甜大概幻想是什么白馬王子送的糖,非常開心,看見她這樣子我就很滿足了。
  有天下雨,我看孟甜沒有傘,就拿著傘鼓足勇氣上去找她,讓她撐著我的傘回家。
  沒想到全班哄堂大笑,孟甜直接氣哭了出來,罵了我一句煞筆,讓我走開點,然后沖進大雨里跑遠了。
  我像是被扇了一巴掌似的,臉上火辣辣地疼,周圍的譏笑聲我到現在我都忘不了。
  那天的雨那么大,相比起大雨,她竟然更怕我。
  而我什么都沒做錯,我只是想幫她……
  我知道,她是嫌我惡心,不愿和我沾上一丁點兒關系,哪怕是說一句話都不愿意。
  從那天以后,我再也沒有給孟甜塞過糖。我心里暗暗發誓,總有一天,我會讓她孟甜后悔。
  高中畢業后我就輟學了,在一家餐廳館打工。
  后來救了一個失足落水的青年,把他送到醫院后才知道,這人是我們市地產大王王笙的獨子,王劍鋒。
  王家一定要給我十萬謝禮。
  我當時自尊心很強,好面子,怕別人在背后說我,就說我不要錢,在朝陽隨便介紹個工作給我就行。
  王笙很干脆地答應了,讓我去朝陽集團上班。
  起薪就達到一萬,那時候這比我們那個縣城大部分人一年的工資都多!
  我知道這是王家在變著法兒給我謝禮,他們是謝定我了,拒絕不掉。當時我就想,我一定會為朝陽好好工作,給他們賣命都行!
  可能是被我的態度打動了,王笙本來只拿我當保鏢使,后來出席大小場合都帶著我,別看大部分是飯局,可做生意的門道都在這些酒局飯局上。王笙還親自教我,一來二去,我學了不少東西。
  王笙非常信任我,王劍鋒一畢業,就把我老家陽縣的分公司交給我們兩個去管理,王劍鋒任分公司老總,我輔佐他,職位是副總。王劍鋒為人很親厚,從沒看不起我,因為我救過他,一直拿我當親兄弟看待。
  第2章
  我知道很多中學同學都來分公司應聘過,孟甜也來過。
  她應聘是當總經理助理,簡歷送到我手上的時候,我的心里咯噔一跳。
  其實這么多年過去了,我對她的感覺已經淡了,我早就不是當年那個話都不敢說半句的毛頭小子了。可她畢竟是我曾經的女神,藏在心底的感情不會那么輕易消失。
  我沒管這事,直接交給人事部處理。私人感情歸私人感情,公事歸公事,我不會以權謀私,這是王老爺子會信任我的原因。
  后來聽說人事部沒錄用她,嫌棄她英語差,當著她的面問她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么,純粹來這兒浪費時間。
  孟甜是個很要面子的人,被說得滿臉通紅,可人事部張姐嘴出了名的毒,她想罵也罵不過。
  那次我沒和孟甜碰面!
  半年之后,高中有個同學結婚,把我們都叫了過去。
  當時我并不想去,這同學連我名字都叫錯了,他只是想收我禮金。
  不過王劍鋒勸我要去,說做生意,多結交一些朋友總是好的。而且我今時不同往日,以前受的那股惡氣應該出掉了。
  鋒哥的話我一向是聽的,不過我不會那么高調,我的性格不是這樣。
  果然不出我所料,新人夫婦根本就不認得我了,在迎賓處看見我就愣住了,直到我給了紅包,在喜薄上寫了自己的名字,新娘子才恍然大悟:“寧遠,我可想你了,初中畢業后咱們就沒見過了吧!”
  我笑笑說:“我們是高中同學。”
  新娘子尷尬死了,還是新郎機靈,領我到了高中同學那一桌,讓我快坐。
  我正要落座的時候,他們正圍著一個不可一世的男的在看手表,這個男的叫楊子昂,家里條件不錯,高中時是我們班的霸王。
  我瞟了一眼,他帶的是當時最新款的蘋果手表,要一萬多,在我們那個平均月薪兩千五的小縣城,絕對堪稱天價!大家都羨慕極了,還有幾個女生當場發嗲,聽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不過我不喜歡帶手表,可能以前窮日子過出心里陰影了,我現在有錢了,還是很節儉,看時間只用手機,手機也是一千多的安卓手機。我自己不說,絕沒人看的出來我是朝陽集團陽縣分部的副總。
  座位都沒放名牌,大家都是按喜好坐的。
  這桌正還有楊子昂身邊有個位置,我就坐下了,沒想到楊子昂一下子就回過頭來打量我,可能是看我渾身上下也沒什么名牌,語氣就不太客氣了。
  “你哪位?這一桌都是我們高中同學,你坐別的桌子去吧。”
  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什么都不說就走了,那時我慫。可畢竟畢業這么多年了,我脾氣也早就變了。
  我道:“我是寧遠。”
  楊子昂竟然還記得我,非常輕蔑地一笑:“哦呵呵,野……額,寧遠啊,我們這桌都……抽煙,你坐到旁邊去吧。”
  我看了一下,桌子上有個女生都懷孕了,這不明顯是打發小孩的假話么。
  讓我走是不可能的,我也沒指望能給他們什么好印象,而且我忽然多了一點兒使壞的心理,你們不是不想讓我坐這兒么,我就不走了,你們也不能把我抬走,我還能給你們添堵。
  我只當沒聽見,開始給自己倒茶。楊子昂著急了,催促道:“這位置有人了。”
  “哪兒呢?”我問,“透明的人么?”
  我們桌有個女生噗嗤一聲笑了,道:“寧遠,你這位置是楊大公子專門給孟甜留的,你別當了小情侶中間的電燈泡,壞了人家的好事了。”
  孟甜和楊子昂高中的時候就傳過緋聞,我回陽縣以后,也似乎有聽說過他們倆在一起了,不過我一直都沒當真,現在聽見大家這么說,我的心直接往下一沉,說不出的難過。
  可我就是不走,楊子昂拿我也沒辦法,他只好拿各種話酸我,暗示我是窮鬼,反正我吃我的,只當他放屁。
  后來他也把我罵我煩了,就繼續吹牛逼,炫耀他們家的生意。
  “我們現在和朝陽合作,只要合作成功,我們康成購物中心就會是陽城最大的商務中心,到時候你們看見我,叫楊大少爺還不夠,得叫我楊巨富!”
  我在旁邊沒說話,因為我看見一個人進來了,孟甜。
  我忍不住屏住呼吸,孟甜比以前更漂亮了,而且還多了一絲成熟的風韻。我以為我已經放下她了,結果她一出現,還是把我的心喚醒了。這可能就是初戀吧,男人都有初戀情結。
  我心里忽然有了一個想法,現在的我,哪樣都不比楊子昂差。孟甜要是知道了,是不是會后悔?
  不過孟甜沒來我們這桌坐,我直到婚禮散場了,也沒敢去找她。
  散場后,我開著車慢慢往公司去,心里想著這六七年的日子,就好像做夢一樣,高中的生活遠的像是上輩子一樣不真實。
  盡管我很鄙視楊子昂,可他已經是孟甜的男朋友了,我就不可能再去破壞他們。我和孟甜,始終還是不可能的。
  這樣想著,我忽然覺得前面路邊被一個男子拉扯著的女的特別像孟甜。
  我把車一開近,還真是孟甜,拉扯他的男人好像是楊子昂,孟甜不愿意跟他走,急得直往后退。
  忽然,楊子昂急了,甩手給了孟甜一巴掌,孟甜一屁股坐在地上愣了神,楊子昂指著她又罵了幾句,然后開車揚長而去。
  等我開著車沖上去的時候,楊子昂已經走了,只留孟甜一個人在那兒哭紅了雙眼。
  第3章
  我沒急著下車。
  楊子昂和孟甜是男女朋友,也許兩個人只是鬧別扭,我上去自討沒趣。
  曾經我借把傘給她,她都會嫌棄,現在我要送她回家,她還會那么高傲么?
  孟甜半張臉都腫了,蹲在馬路邊默默擦著眼淚。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楊子昂真不是個東西,竟然對女人動手!
  孟甜眼睜睜地看著一輛黑色的保時捷停在她面前,還以為是路過的,站起來往后退了幾步,然后就看見我搖下車窗,對她說:“上車,我送你回去。”
  她很明顯不認識我了,我只好說:“我是寧遠,高中坐在你后桌的,你不記得了?”
  孟甜愣了一下,下意識地要拒絕,不過她肯定不想頂著一個巴掌印走在街上,就拉開了副駕門上了車。
  我從后視鏡里看了她一眼,看見她雪白的脖頸,心里不由緊張了一下,車里是私密空間,真沒想到有一天孟甜會和我靠得這么近。
  孟甜不想讓我注意道她的巴掌印,就拿手擋著臉和我閑聊:“寧遠,你現在能開得起這么好的車了?真沒想到,我們這幫同學里還是你最有出息。”
  說句實話,在我心里,孟甜有點嫌貧愛富,高中班上的漂亮女生好像都只和有錢人玩,對我這種窮學生,都不拿正眼看我們。
  如果不嫌貧愛富,我也不相信她會看上楊子昂這樣的人。
  所以我道:“公司的車,我給老板開車。”
  孟甜有點失望地哦了一聲,順口問:“你現在在哪里上班?”
  這我沒瞞,說:“朝陽集團……“
  孟甜眼睛亮了一下,道:“朝陽集團可是我們縣最大的集團了,我本來想去那兒應聘的,可惜沒成功。“
  “你現在可以去楊子昂家上班,我記得他家生意也做得不小……“
  我話還沒說完,孟甜就紅了眼圈讓我別說了:“我和楊子昂沒關系!他想追我,我沒同意,他就到處編排我!我怎么可能會喜歡這么惡心的人!“
  聽見這話,我竟然有點高興,我就說孟甜不會喜歡楊子昂的!也不知道這和我有什么關系,可我就是瞎高興。
  孟甜還和以前一樣,有點高高在上,自己還沒工作呢,倒是在旁邊勸我要珍惜現在的職位,不能因為崗位低工資少就懈怠。
  我忍笑忍得很辛苦,但她也是一片好心。
  原本以為她知道我只是一個司機后會看不起我,沒想到,她身上那股凌人的傲氣,也被歲月磨平了。可能當時大家都還是學生,心智不成熟吧,那件事都過去五六年了,我也不能再拿老眼光來看她了。
  高中畢業以后,孟甜過得也不好,她爸好賭,在外面欠了很多錢。后來她父母離婚了,她媽不但被分到二十萬債務,還檢查出了心臟病。
  孟甜不是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她只是想找一份高薪的工作,給她媽治病。
  沒想到工作沒找到,她還被楊子昂盯上了。
  楊子昂家的康成集團在陽縣當地也是明星企業,黑白兩道都有人認識。他看上了孟甜,孟甜不從,他就放話讓全陽城大小企業都不準招錄孟甜。
  孟甜畢業都快一年多了,還是沒找到工作!
  “這也太欺負人了。“
  孟甜沮喪道:“他家馬上就要和朝陽集團合作了,勢力只會更大,不知道他還會對我做出什么事……“說完了,她擦掉眼淚,擠出一點兒笑對我說,”不過我和你說這么多干嘛,你也幫不上我什么的,陽縣沒人敢和楊子昂作對。算了,還是說說你的事兒吧……“
  我心里一熱,知道她是這個樣子,我怎么可能不幫呢。
  “可能我能給你介紹一份工作,我給老總開車,這一句半句話還是遞得上的。“
  孟甜瞪圓了眼睛:“你說真的?“
  朝陽的人事本來就歸我分管,雖說有人事部,但人事部經理最后會把名單都送到我手上來,他們只負責初選。王劍鋒對這些細枝末節的小事不愛上心,都教給我打理,我要招個人就是一句話的事。
  可我不想讓孟甜因為有求于我而對我改觀,我更喜歡現在這種情況,我還是那個什么都不是的寧遠,她早就不是那個冷漠班花了。
  “我試試吧,不過總經理助理不行,你要不要去人事部試試?“
  孟甜狐疑地問:“你怎么知道我上次應聘的崗位?“
  我一不小心說漏嘴了,只好堅持說自己亂猜的。孟甜也沒多計較,她完全沉浸在喜悅當中。
  俗話說,司機能頂半個官,老總身邊的司機可能比辦公室主任還要有話語權,孟甜完全沒懷疑我的能力,一定要請我吃飯。
  但這時候我接到了王劍鋒的電話。
  “王總。“在外人面前,我都是叫王劍鋒王總。
  “阿遠啊,不方便說話啊?“一句話,他就聽出來了,這就是我倆關系好的證明,”你回公司一趟吧,有個大客戶,你一起來接待一下。“
  王劍鋒極其信任我,只要是大生意,一定要叫我當場一起商量。
  “好,我馬上回來。“
  第4章
  掛了電話,孟甜問我是不是老總找,我問她介意不介意先陪我去一趟公司,正好去辦理一下入職手續。
  孟甜興奮壞了,也忘了問我怎么都不用跟老板請示的。
  朝陽是陽縣最大的地產商,連康成都要仰望的集團,全陽縣也就朝陽有膽氣給孟甜提供一份工作了。
  我讓孟甜先在會客室等一下,然后去人事部找了張姐出來,叮囑張姐不要跟孟甜透露我的身份。
  張姐是人精,也沒多問,只說包在她的身上。
  我讓張姐去會客室找孟甜,王劍鋒還在等著我。
  鋒哥辦公室在全公司最頂樓,有一部直達電梯,我剛走進電梯,忽然一只手伸進來擋住了電梯門,楊子昂帶著七八個人,大爺一樣闖進了電梯。
  在這里看見我,楊子昂也很詫異,上下把我打量了一番。
  “你他媽的怎么在這兒?”
  看我拿著車鑰匙,一身普通打扮,他切地一聲笑了:“媽的逼的,原來是個車夫啊。”
  我心里一陣煩,這人怎么會這么幼稚?!大家都已經長大了,早就不是中學生了,說話稍微客氣一點不行么?!
  不過我沒和他多計較,來者是客,他們家和朝陽有合作關系,這個合作王劍鋒有和我說起過。
  東區有一塊地是朝陽的,朝陽建了一個大型商務中心,ZF為了扶持這個項目,直接把陽縣中學,政務中心還有體育館都搬到了這個商務中心,東城儼然成了整個陽縣最新的商業中心。
  商務中心還沒有商家入駐,不過大家都很清楚,不管是那一家商場入駐,都會直接碾壓陽縣老的商城,在陽縣一家獨大。
  所以朝陽希望找到能利益最大化的合作對象,現在有三家最優方案,康成是其中一家,具體和誰合作,鋒哥還沒定,今天喊我回來可能就是商量這件事的。
  叮……
  電梯門正好開了。
  出門前,楊子昂竟然捏著煙頭往我身上扔過來,還好我躲得夠快。
  “傻逼。”楊子昂冷笑著罵了一聲。
  我不可能忘得了,高中時他就是這么欺負我的,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了,他還想故態重演。我捏著拳頭,在電梯里等了五分鐘,才冷靜了下來。
  我剛要走出電梯,就接到了王劍鋒的電話。
  “鋒哥,我馬上來。”
  “等等等等,剛才電梯里怎么回事啊?老邢在保安室全看見了,問我要不要喊人來呢。”
  我知道王劍鋒拿我當親兄弟,看見這一幕肯定要幫我出氣!我也沒和王劍鋒客氣,就把事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日了狗了,欺負人欺負到我朝陽頭上來了是吧,這個項目老子還就不給他了!”王劍鋒狠聲說道。
  我道:“鋒哥,沒必要,生意歸生意。”
  王劍鋒有點兒為難地跟我解釋:“我和你說實話吧,華容給的利潤空間更大。但是嘛,你老哥我昨天酒桌上喝多了,這不是舌頭一大就答應了康成老總,今天叫你回來就正好是讓你幫我出出主意。瞌睡來了送枕頭,我正愁著沒借口呢,他給我送上來一個。”
  “……鋒哥,我服了。”
  “哈哈哈哈!”
  王劍鋒的性格就是這樣,當初王總把我派到他身邊來,就是怕他會鬧出這種烏龍來。
  我并不反感,既能出了這口氣,又能維護公司利益,一舉兩得的好事。再說了,這也怪楊子昂,如果他不是那么狂,朝陽也找不到這么好的借口。
  王劍鋒知道我很低調,不會暴露我的身份的,應該只會和楊子昂說我只是一個普通員工,但是我們公司的核心價值觀,就是要尊重每一個員工之類的廢話……
  我悠悠閑閑地電梯旁的窗口抽著煙,過了不到十分鐘,果然看見楊子昂帶著他的助手們,垂頭喪氣地走了過來。
  看見我,楊子昂的眼睛直接通紅,像是一只暴怒的野獸。
  第5章
  我見過他這個樣子,高二有一天下午,我把他打我的事告訴了老師,這家伙被老師罰站了半天后,把我堵在放下的路上,當時就是這個眼神。
  后來我被他帶著人狠揍了一頓,三天都沒能下床。
  雖說我比楊子昂高大很多,可畢竟從小到大被欺負怕了,看見他咬牙切齒地朝我走過來,我還是虛了一下。
  完全屬于生理反應。
  我很快就清醒過來,楊子昂怕不是傻逼吧,還以為能在這兒為所欲為?!一不開心就能用拳頭讓人屈服?!
  再說了,這里是我和鋒哥的地盤!
  我沖上去就和他扭打在了一起,楊子昂比我矮一個頭,而且這些年養尊處優,動起手來已經不能像小時候一樣完全壓制我了,反而還被我往肚子上掄了好幾拳。
  其實普通人憑的就是力氣和膽氣。我小時候怕他,被瞪一眼就不敢動了,現在可不一樣了!
  不過,畢竟我沒怎么打過架,楊子昂這家伙下的都是死手,手指頭拼命來摳我眼睛,我一時被他這股下三濫的架勢唬住了,手忙腳亂地護眼睛,反而被楊子昂往臉上狠打了幾拳。
  等保安趕來把楊子昂拉開的時候,我已經滿臉是血。
  “誰他媽的在這兒鬧事!”我和楊子昂打的時間也不長,王劍鋒匆匆趕過來,讓保安把我倆分開——其實是把楊子昂拉開,假裝沒看清楊子昂的樣子,王劍鋒對著楊子昂的肚子猛踢了幾腳,發泄完了以后,才不緊不慢地說,“是楊大公子啊。”
  我知道王劍鋒很生氣。
  且不說我是他兄弟,單說我是朝陽集團的副總,在朝陽內部被人打了,這事傳出去得多丟朝陽的臉!要是不出了這口氣,我們還用不用在陽縣混了?!
  “好啊,王劍鋒,你言而無信,昨天才和我談好的生意今天就找了這么個由頭毀約,為了這么一個癟三毀約?!你當我康成是玩具么?!我告訴你,這兒是陽縣,不是江州市。今天的一切你都要付出代價!”
  楊子昂霸道慣了,現在王劍鋒不順他的心意,他就下意識地威脅起鋒哥來了。
  而且,他話里話外就是不相信王劍鋒是為我出頭。其實就算我不是朝陽副總,他在朝陽地盤上侮辱朝陽的人,難道我們就會輕易算了么?!真不知道他這顆腦袋里裝的都是什么東西!
  后來我才知道,他不是蠢,他是蠻橫慣了,這個陽縣本來就是他想怎么樣就怎么樣的地盤。
  王劍鋒最會扮豬吃老虎了,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玉簫小說] 回復數字121,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當即板起臉來說:“我們朝陽的員工都是我惡毒的兄弟!你想怎么樣,我隨時奉陪!”說完,他板起臉走到一邊,撥了一通電話:“楊老爺子,您都聽說了吧……本來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我公司的兄弟們都看著呢,如果不給兄弟們一個交待,不是讓我難做么?行,明晚咱們再談!”
  王劍鋒剛掛了電話,楊子昂的手機立刻就響了,接起電話后,楊子昂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肯定是被訓了。
  “放開我!“楊子昂掙脫保安,指了指我低聲道,”寧遠,你給我走著瞧!“
  我捏著拳頭,心情非常差!平白無故地就惹上這么一個傻逼,還被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打了一頓,任誰也咽不下這口惡氣。
  看著楊子昂下了電梯,王劍鋒才關切地拍著我的肩膀問:“你沒事吧?“
  我心情很沮喪,一嘴的血腥味,可能被打傷了牙齦。
  王劍鋒狠道:“他打了你一拳,損失慘重,這一拳至少值三千萬!““鋒哥,生意歸生意,你在電話里答應了楊老爺子要合作,他才會把楊子昂訓一頓的,不能因為私人恩怨牽扯到公司生意……“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玉簫小說] 回復數字121,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哇,誰答應要和他們家做生意的啊?我膽子很小的,你可不要嚇我。“我傻眼了:“剛才你在電話里和楊旭說的啊……你不是……“ “談談嘛,只約了明天談談嘛,談談又沒說一定要合作的呀,合同都沒簽呢,朝陽和康成都還是自由身~“
  “……“我道,”鋒哥,我真的服了你了。“
  估計楊氏父子知道真相了得在家里吐血。